第179章:我美吗?

    秦建国不在的时候,陆悠也没闲着,她今天打算出海。

    等到了码头,天微微亮,好几个家属正准备租船。租船的家属大多来自海边城市,或是水性不错,内陆的家属很少敢租船出海。

    “陆悠同志,又准备出海啦?”最近才跟陆悠熟悉起来的张甜甜笑着打招呼。

    张甜甜的丈夫萧十田也在后勤部工作,是驻地建设队的队长,营级干部。

    萧十田和张甜甜的家乡离长生市不远,坐火车半天就能到。因此,萧十田的亲戚隔三差五都要来一回,每次来,张甜甜都要出一趟海,捕捞海鲜招待客人。

    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老家人偶尔来一次还没啥,经常都来,已经对萧十田的经济造成了极大的负担。张甜甜是家庭主妇,她没有工作,也就没有底气反驳丈夫的决定。

    陆悠见张甜甜一身短袖短裤的打扮,又见她身后站着几个面带不耐的年轻人,顿时心下了然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今天要出一趟海。甜甜姐,你也要出海啊?”

    张甜甜的脸色有点勉强,她点点头,刚想说什么,就被一道大力从身后拉扯过去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陆悠眼疾手快地拉住她的手,将差点摔倒的张甜甜重新拉扯回来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”因为这股拉力,差点扑到张甜甜背上的女人尖声叫道,“嫂子,你咋回事?你差点把我摔了知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哪来的烂货,跟我嫂子拉拉扯扯的,你脑子是不是有坑?嫂子,你快点,别跟这种烂货废话!时间不早了,再不走,太阳都升起来了,到时候热都热死了!”

    女人骂骂咧咧,她起身的时候,顺便又推了张甜甜一下。要不是陆悠帮者扶了一把,张甜甜估计已经摔了个狗吃屎。

    “萧铜宝!你在说什么?”张甜甜冲陆悠感激地笑了笑,随即回过头,对女人,也就是萧铜宝怒目以视,“别把你之前的那一套带到驻地来,这里是部队,要讲文明!你赶紧跟陆悠同志道个歉!刚才要不是陆悠同志帮我一把,我早就被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说你这人咋那么小气啊?不就拉了你一下吗?又没有用多大的力气,你还能少块肉?不是我说你,你有这么金贵吗?你一天到晚在家里啥事也不干,还不是靠我哥养着!”萧铜宝翻了个白眼,并不把张甜甜这个嫂子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不过,她阴郁的目光一直盯着陆悠不放,好似对陆悠坏了她的好事耿耿于怀。

    她双手抱胸,斜眼看着陆悠,语气轻蔑地说道:“让我跟这种人道歉,张甜甜你就这么下贱?她算哪根葱,让我道歉,她哪来的脸?”

    陆悠微微蹙眉,对萧铜宝说话的语气感到十分不悦。

    别说她跟张甜甜只是有点熟悉,就算两人走得很近,陆悠也不会因为张甜甜的面子,而去忍让萧铜宝。

    “敢骂我,说我有病,我看你才得了失心疯!”陆悠嗤笑一声,她快步走到萧铜宝面前,单手拽着对方的衣服,目光锐利地盯着对方,“这里可不是你家,你想干嘛就干嘛,你想说啥就说啥!向我道歉,否则……”

    陆悠单手将萧铜宝往上举了几公分,把萧铜宝吓得面无人色,失声尖叫。

    “啊!你这个……啊!”萧铜宝下意识想要骂人,可还没等她骂出口,就被陆悠扔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道歉!”陆悠站在萧铜宝面前,一字一句地说,“现在道歉,就只是道歉。”

    张甜甜脸色一变,她听懂了陆悠的意思。也就是说,现在只需要道歉,她就不追究萧铜宝胡乱骂人的责任。过后再道歉,她就不接受了。

    张甜甜有点疑惑,在她的印象中,陆悠是一个大方懂礼的人。就算之前张翠华给她没脸,也没见她动怒啊!

    为什么今天却……

    “陆悠同志,我替铜宝向你道歉,真是对不起,我……”张甜甜收起心中思绪,不好意思地看着陆悠,语气诚恳地说,“我这个妹子在家里自由惯了,不太会说话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张甜甜同志!”陆悠偏过头,神情严肃地看着她,“你是你,萧铜宝是萧铜宝,她做错事说错话,怎么能让你来道歉?你确定,你能代表她?”

    见陆悠面若寒霜,张甜甜羞愧不已。

    其实她也知道,这事确实是萧铜宝不对。她这个小姑子,年纪挺大,已经二十五岁了。但因为性格霸道,又好吃懒做,长得也不好看,直到现在还没嫁出去。

    当然,最重要的原因是——萧铜宝眼光太高。

    倒不是说萧铜宝想要攀附权贵,因她哥萧十田是营级,就一定要比照萧十田来找对象。萧铜宝压根就没考虑过家庭条件这些因素,她只想找个文化人,还要长得好看的文化人。

    萧家的基因很强大,无论男孩女孩,都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。

    国字脸,眯眯眼,大嘴巴,还有大骨架。

    这样的长相放男人身上,也能赞一句“长得结实”。可放在女人身上,就有碍观瞻了。

    就连陆悠,她一向崇尚健壮之美。也没法对着萧铜宝那张死人脸说出“好看”两字。

    陆悠虽然喜欢健壮之人,可人家也是有品味的!并不是所有长得黑、骨架大、国字脸的人都叫好看,健壮美也是有条件的。

    比方说陆奶奶,高大、健壮、有力,像这种充满着力量的美,让陆悠非常羡慕。

    可萧铜宝呢,她压根就算不上健壮,顶多叫粗壮,粗笨,粗鄙。她浑身上下,没有一处地方是美。

    看到她,陆悠只想到四个字:外强中干。

    更何况,萧铜宝甚至连“外强”都算不上,她的力气还没陆悠大!

    当然,萧铜宝自己也知道她不漂亮,因此她一定要找个好看的对象。最好是双眼皮,大眼睛,小脸蛋,白皮肤,身材纤瘦。

    至于能不能干活?文化人还要干什么活?又不是乡下的泥腿子!

    就算挣不到钱也没有关系,反正她哥能干,有她哥在,总不能看着亲妹妹和亲妹夫饿死吧?

    萧铜宝就是这么任性!

    因为长相的缘故,萧铜宝的三个亲哥哥都对她很好。用她妈的话说,就是“趁着当姑娘的时候可劲疼,等她嫁出去了,你们想疼也没机会”。

    萧家三兄弟都很孝顺,当初也是举家之力让萧十田上了初中,才让他有机会当了兵。

    要不然,萧十田哪有现在的好日子?

    也是因着这份情,萧十田对老家来的亲人,既迁就又忍让。哪怕他的津贴一分没存下,他也不敢多说一个字。

    他不敢说,张甜甜就更不敢提。

    可不提归不提,张甜甜对老家这些吸血虫却是一点好感都没有。

    她也愿意帮衬亲人,孝顺公婆,可那也得有个度。像现在这样毫无底线地帮助对方,让自家的日子都过不下去。对此,张甜甜感到深深的无力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陆悠同志。不管怎么说,我都该跟你说声对不起。”张甜甜深吸了一口气,她低头看向萧铜宝,语气平淡地说,“萧铜宝,如果你不道歉,我只能去找你哥。”

    萧十田在物质上对亲人特别大方,但在原则上,却分寸不让。

    要是让萧十田知道这件事,他肯定会教训萧铜宝。

    萧铜宝缩了缩肩膀,不情不愿地说了一句: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陆悠冷冷地瞥了她一眼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陆,陆悠同志!”张甜甜追了上来,莫名其妙地问了一句,“你今天是要租船吗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陆悠不知道张甜甜的意思,而张甜甜也没有解释。

    她张了张嘴,眼里闪烁着莫名的光芒,但最终,她还是只说了一句:“那,你注意安。”

    看着张甜甜回到岸边,动作麻利地爬上船。萧铜宝和她的两个侄儿对张甜甜爱理不理,没有丝毫的尊重,张甜甜好似也不在意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陆悠挑了挑眉毛,对此不予置评。

    她跳上船,很快离开了码头。

    这一次,她没有急着捕捉猎物,而是开船围着驻地饶了一圈。在发现秦建国所在的快艇时,她才放缓速度,远远坠在后面。

    秦建国和队员们正在进行水下训练,这里是浅海,并不算危险区域。但秦建国不敢掉以轻心,他知道陆悠并不会无的放矢,既然她说周围的海域存在不明的危险生物,那很可能真的存在。

    他今天只带了一个小队出来,加上他,一共二十四个人。秦建国把所有人分成三个小组,每一组八个人,根据每个人的特长,分散在各个小组。

    他本意是打算让三个小组轮流下水训练,一组训练,一组水下巡逻,另一组在快艇上,负责警戒和观察。

    秦建国把自己安排在第一组,率先下水。

    紧跟着,巡逻队也下了水,快艇上只剩下八个人,分别盯着海上和海里不同方位的动静。

    驻地周围的海水并不浑浊,但水下视物仍有限制。即使带着护目镜,也没办法跟陆地上比。

    不过,这样的条件已经算很好的。为了锻炼队员的水下行动能力,秦建国以前还带人去过海城,那片海域的情况才叫糟糕。

    队员们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日常训练,水下行动,需要着重训练队员的耐力、敏锐力、听力、眼力和承重能力。

    为了寻求更好的突破,常规训练时,很少配戴氧气罐。只有在深海训练时,为了保证队员的安,才会配上。

    每个队员的闭气时长都不会低于半小时,每过二十五分钟,则浮上水面换气。

    秦建国背着包,警惕地关注着周围的动静。

    等第一组训练结束后,他微微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看来,那东西不在这附近。

    两个小时后,秦建国以及所有队员安然回到快艇上,并未发现任何异动。

    他看了一下防水手表,对快艇驾驶员打了一个手势。

    “收队!”

    他们离开之后,陆悠开着船来到秦建国刚才所在的位置。

    她放开精神力感受了一下,直到确认没什么异常之后,她才放心离开。

    在她刚刚收回精神力的那一刻,海底深处,靠近驻地的方向,有一块坑坑洼洼的礁石缓缓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但这一次,礁石并未再盯着陆悠,它面对驻地的方向,以一种强横的姿态,猛地撞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咚……”

    “咚……”

    “嘭……”

    海底传来细微的破裂声,礁石身上的破洞也越来越多。在破裂声之后,它像是收到了什么信号一样,整块礁石都散发出兴奋的情绪。

    礁石停了下来,在原地等待了大概几分钟,然后再次以飞一般的速度离开了海底。而它所到之处,所有海洋生物都遭了秧,被它吸进了洞里。

    “哎哟我的天!我咋感觉不对劲?好像有种……被危险盯上的感觉?奇怪……”距离驻地不远的深海里,一只粉嫩嫩的海豚在海里游来游去,它的表情……如果它有表情的话,那一定是胆怯。

    远远地,它望着驻地的方向,整只豚陷入深深的焦虑中。

    “yoyo?”它超级小声地叫了叫,试着联系陆悠。

    感受到陆悠并没有回复它,它的情绪稍微好了一点。

    “你看,我联系你,你也没有回复我,所以……”红海豚在原地转了好几圈,头和尾巴都快碰在一起,形成一个圆。

    “所以我们扯平啦!”

    “yoyoyoyoyoyo……”自认为跟陆悠扯平的红海豚,兴奋地发出一道快乐的声波。

    它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到陆悠了,偶尔见一次,也是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现在,它强势归来,再也不会离开它的小伙伴啦!

    “yoyoyoyoyoyo……”红海豚纵身一跃,跳出海面,迎着日出在空中留下一道倩影。

    “人家又变美了呢!”红海豚在空中看着自己的倒影,眼里尽是对自身的痴迷和喜爱,也就是人类所说的“自恋”。

    陆悠正在附近打渔,接收到红海豚的声波,她拉网的手一顿,立刻往红海豚所在的方向看过去。

    “红海豚同志!”陆悠面露喜色,她迅速把网拉起来,也不管里面有多少东西,直接扔在船里。

    “yoyoyoyoyoyo……”红海豚也接收到陆悠的精神力,它跳回海里,如一道箭矢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红海豚同志!你,你好像变了一点?”陆悠开着船,跟红海豚在驻地附近的海域碰头。

    看到红海豚的第一眼,陆悠就发现了它的变化。

    不过,红海豚即使外表有了变化,但它的声波独一无二。因此,陆悠才能确定,现在的红海豚并非假货替身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听到陆悠的声音,红海豚有点小羞涩,它羞答答地说,“人家,人家最近经历了人生中最重要的过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过程?”陆悠下意识地问道,她坐在船边上,轻柔地抚摸着红海豚的身体。

    见红海豚一副欲语还休的样子,又感受到她羞涩的情绪,陆悠心底一惊,难道……

    难道红海豚,它已经……找到相爱的公海豚,并已经结束了它纯洁的豚生?

    “红海豚同志,你,你真的决定了吗?”在小伙伴陆悠的眼里,红海豚还是个孩子呢,它现在就跟公海豚在一起,是不是有点太早呢?

    “决定?”红海豚不明所以,不过很快它就反应过来,陆悠应该是在问它这段时间的蜕变吧?

    它笑嘻嘻地回答:“是啊悠悠,我已经决定了,从今往后,我就要保持现在的状态,一直到……应该会维持到我消失的那一刻吧。”

    “红海豚同志……”陆悠没想到,天真烂漫的红海豚竟然用情至深!它是真的决定了,要跟那只还未露面的公海豚携手一生。

    尽管陆悠认为这有点不妥当,可人类和海豚毕竟是两种不同种类的生物。

    就算红海豚的智商很高,跟人类比起来也不差什么。可它依然不是人类,陆悠不可能按照人类的思维去劝导它。

    她只能为它感到高兴,并由衷地祝福:“红海豚同志,祝你幸福。如果,如果哪天你不想再继续,可以来找我,我是你永远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悠悠,你真好,你是我遇到过的最善良的人类。”红海豚在陆悠手心蹭了蹭,它立起豚身,在波浪中起起伏伏。

    “悠悠,你觉得我美吗?”感动过后,红海豚又问起了正事。它往后一仰,露出自己粉嫩的肚皮。

    它立着身体,在海里转了几圈,让陆悠方位地欣赏着它的盛世美颜。

    朝阳下,红海豚的身体晶莹剔透,白璧无瑕。甚至在阳光的照耀下,闪烁着夺目的光华。

    “我是不是变得很漂亮,特别漂亮?”红海豚单只眼睛看着陆悠,里面湿漉漉的,清澈又明亮。

    陆悠肯定地点点头,语气特别诚恳:“漂亮,从未见过如此漂亮的海豚。”

    都说谈恋爱的女人会变美,因为有了爱情的滋润。

    原来,找到对象的海豚公主也会变美,应该也是被爱情滋润了吧?

    “耶!我好开心啊,悠悠!”红海豚围着渔船转了一圈又一圈,不停在海面上翻滚跳跃,它太幸福了!

    “噗通”、“噗通”的声音不停传入耳朵里,陆悠笑眯眯地看着激动不已的红海豚,心里却在想:“算了算了,只要它觉得幸福就好。至于以后的事,以后再说吧。要是红海豚真的遇到一只渣海豚……”

    大不了,她再替它物色更优秀的对象。

    她就不信,在广阔的海洋中,还能找不出第二条让红海豚动心的公海豚?

    如果真的找不到,那……她会告诉它:只在乎曾经拥有,不用在乎天长地久。

    “悠悠你知道吗?我成年啦!从今天开始,我就是一只大海豚啦!”红海豚游到陆悠身边,欢快说道,“前段时间,坏人惹到我了。不过,我也报复了她,哼哼,她现在肯定忙死了!”

    红海豚虽然很讨厌杜锦柔,但这一次,它还挺感谢对方。

    要不是杜锦柔害它受伤,它直到现在还不能成年呢。

    只有成年的海豚,才能……红海豚睁着圆溜溜的眼睛望着陆悠,向她传递着它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坏人……杜锦柔怎么惹到你了?你是不是又被她发现了?”陆悠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着豚身,不急不缓地问道。

    她不是不担心红海豚的安危,可红海豚天赋异禀,连炸药都无法伤害它。再加上它不输人类的智商……陆悠反而更好奇红海豚对杜锦柔的报复是什么?

    红海豚尾巴一动,眼里闪烁着跟人类一样狡黠的光芒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陆悠总觉得红海豚的表情和眼神越来越丰富。以前的红海豚,只能靠声波传递它的情绪和心理活动。

    而现在,只要它愿意,陆悠完可以通过它的眼神和动作感受到它的情绪。

    这难道就是爱情的力量?

    陆悠总觉得哪里不对。

    她赶紧问:“红海豚同志,你最近都在忙什么啊?还有,那个替身是谁啊?”

    如果红海豚真的谈恋爱了,那个替身很可能就是它的对象。

    红海豚在陆悠身边游来游去,它如实回道:“我最近忙着成年呢!悠悠你不知道,我们豚族的成年过程非常难熬,但要是熬过去了,就能蜕变。要不然,你也看不到这么美丽的我。”

    “替身?你说的是我的族豚吗?在我成年之际,我的追随豚也出现了,除了它,还有还多呢。过几天,我带它们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悠悠,你最近有时间吗?我打算去寻宝啦,虽然龟丞相不愿意帮我运东西,但我还是想去。”

    成年以后,红海豚对于寻宝的渴望更加迫切。

    可北五一直不同意帮它运东西,没有可以装东西的乾坤世界,它就算找到宝贝,也运不回来。

    红海豚之所以想要寻宝,也有它的原因。只不过,在未成年以前,这个原因非常模糊,它只知道自己一定要寻宝,这是一种刻入灵魂的渴望。

    等成年后,它就知道原因了。

    知道之后,它比以前更加急切。

    “悠悠,你还愿意帮助我吗?”它看了看陆悠的渔船,虽然船不大,但聊胜于无啊。

    “我当然愿意帮助你,只是……”陆悠愣了愣,隔了好几秒,她才问道,“你刚才说,最近一段时间,你忙着成年?”

    “对呀!”

    看着红海豚纯洁无瑕的眼神,陆悠真想给自己一个大耳刮子。

    她太龌龊了!

    人红海豚同志真的还是个孩子啊!她怎能,怎能……误会人家谈恋爱了呢?

    “你们豚族的成年过程,就是变美吗?”陆悠决定问清楚一点。

    红海豚用吻部轻轻碰了陆悠一下,好似陆悠说了什么让她羞耻又兴奋的话一样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啦!”红海豚整只豚的颜色都有点泛红,红色越来越浓,最后变成了血红。

    陆悠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。

    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    请收藏本站方便下次阅读笔趣阁www.35d1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