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4章:好饿,好想吃

    “陆悠同志,请坐。家里有点小,让你见笑了!”朱玉玲并没有让陆悠换鞋,直接带她进了客厅。

    说是客厅,其实只是客厅的二分之一。另外一半的面积,用木板隔出了一个小房间,作为客房。

    客厅面积不大,却被女主人收拾得井井有条。

    进门的地方,摆着一张方桌,桌子靠在墙上,旁边放了几把椅子。再往左,是一个一米五长的木质沙发,上面放着用米白色粗布做的布垫,软软的,里面放着棉花。

    沙发旁边放着一个高脚茶几,上面摆着一个盘子,里面放着热水壶和茶杯,还有一罐茶叶一样的东西。

    陆悠坐在沙发上,就见朱玉玲从房间里拿了个手提包出来,对黄小丽说:“小丽,给陆悠同志倒杯茶,再给她切点水果,我出去买菜。”

    “陆悠同志,别拘束啊,把这当自己家里就行。”朱玉玲拎着包又出了门。

    陆悠真没客气,她知道,要是她客气了,朱玉玲心里肯定过意不去。

    在朱玉玲看来,陆悠救了黄小丽,就等于挽救了他们一家。欠了这么大的人情,要是陆悠还跟她客气,那她恐怕就要彻夜难眠了。

    也许是有过绝望的经历,黄小丽变得懂事起来。

    她给陆悠泡了杯茶,又打开客厅的柜子,从里面拿出一个黄澄澄的子萝。

    “姐姐,这是别人送的水果,我哥说是某个岛上的特产,其他地方都没有,产量还特别少。家里一共就两个,前天已经吃了一个,真的又脆又甜。”

    黄小丽从未见过子萝,听她嫂子说,也就是她哥升职了,要不然也弄不到这么个好东西。

    见黄小丽像对待稀世珍宝一样看着子萝,陆悠嘴角一抽,很不想说实话打击她。

    “我差点忘了告诉你,我爱人秦建国,你也见过的,他也是海军。我现在就跟他住在一起。”陆悠拿起子萝,重新放进柜子里,“我们住的地方,到处都是子萝。”

    “最近一段时间,我天天都在吃它,都吃腻了,你放着自己吃吧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黄小丽睁大眼睛,不敢置信地看着陆悠,“我哥说的那个岛,就是你们住的地方?那里有很多子萝吗?”

    “对,有很多,随便吃,敞开肚皮吃!”才怪!不过这话就不用告诉黄小丽了,免得她以为自己没吃过,又要把子萝拿出来分。

    对于黄光荣来说,子萝是稀有品。

    但对于陆悠来说……好吧,对于用海草收买了李东阳的陆悠来说,子萝并不稀奇。

    就现在,她家后院的子萝树上,还挂着几十个果实呢。陆悠说随便吃,也不是谎言。

    但这话听在黄小丽耳朵里,给了她无限的想象。

    她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水果,又香又甜又脆。听别人说,这种水果富含多种那个什么素,营养价值很高。

    女同志吃了皮肤好,男同志吃了身体好。

    她前天吃了半个子萝,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,第二天真觉得皮肤亮了一些。

    陆悠:……这个绝对是心理作用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黄小丽对陆悠所在的岛生出无限向往。

    她低头着,偷偷瞅着陆悠,作出一副羞答答的样子。

    陆悠被她看得浑身不自在,干脆就问:“怎么了,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姐姐,我,我,我能去你家玩吗?”黄小丽目光灼灼地看着陆悠,眼里带着憧憬之色,“听我哥说,岛上的景色特别美,住的地方就在海边,走几步就到了沙滩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以啊,要是你家里人同意,我随时都欢迎。”陆悠爽快地答应了黄小丽的请求。

    见黄小丽像是松了一口气,面上带着显而易见的喜色,陆悠的眼里闪过一抹了然。

    或许黄小丽确实对岛上的风景和水果心生向往,但归根结底,她只是害怕。尽管家里有她最亲近的哥哥和嫂子,但她还是忍不住想要远离这个地方。

    今天发生的一切已经超出了她所能够承受的范围,她想肆意大哭,崩溃大喊,可理智让她忍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不能这么做,她不想让自己的亲人担忧。

    就连嫂子看到她时,都差点急晕,她不敢想象等她哥回来时,听到这个消息后,该有多难过。

    面对疼爱自己的亲哥,黄小丽不敢保证她会不会崩溃。可她难过,她伤心,她哥只会比她更难过,更伤心。

    如果继续待在家里,哥哥和嫂子肯定会更加疼她,可她不想这样。她只想快点忘记这段经历,忘记曾经的绝望。

    因此,在听到陆悠提到她住在岛上时,黄小丽就生出了这样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姐姐,谢谢你。”黄小丽由衷地说道。

    第一次感谢,是谢她救了自己的身体;这一次,是谢她救了自己的灵魂。

    陆悠笑了笑,接受了她的谢意。

    尽管陆悠说她每天都在吃子萝,但黄小丽还是将家里唯一的子萝削皮切出来。先给哥哥和嫂子留出一半,剩下的一半,她切成小块端出去,放在陆悠面前。

    还有哥嫂给她买的小点心,都是去百货商场买的,精致又美味,用来待客一点都不失礼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朱玉玲拎着大包小包的菜回来,其中还有一只鸭子。

    现在买菜比以前方便多了,以前凭票买菜,现在只要有钱,就能在市场上买到想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不过,现在的市场并不规范,也是长生市周边的农民种了菜,挑着担子在附近卖。

    这附近人流量不错,久而久之,就形成了市场。

    朱玉玲运气不错,刚去的时候就碰到有人卖鸭子,她眼疾手快地付了钱,也不管这鸭子到底好不好。

    刚开始她还愁呢,现在这个点,卖家禽的估计早就卖完回家了。可黄小丽已经跟陆悠说了,要请人家吃酱鸭,她总不能食言。

    她还想着,要是买不到鸭子,她就去附近买。在这边住了一段时间后,朱玉玲已经摸清楚周围的环境,谁家种了菜,谁家养了家禽,她都知道。

    朱玉玲买好东西回家,就赶紧在过道里杀鸭子。陆悠要帮忙,朱玉玲说什么都不让。

    “小丽,你带陆悠同志去楼下转转,别走远了,也别出去。”朱玉玲拔掉鸭脖子上的毛,一刀下去,鸭子垂死挣扎。

    陆悠刚想说不用去,就听黄小丽应道:“好的嫂子!姐姐,我们走吧,听说咱们院儿里修了一个游泳池,里面可干净了!”

    朱玉玲在杀鸭子,黄小丽不敢看,要是看了她就不敢吃了。

    “去吧去吧,别下水啊!”朱玉玲笑着将死透的鸭子扔进了装满沸水的桶里,抬头对陆悠说,“陆悠同志去玩吧,等到了饭点,记得回来吃饭。”

    陆悠无奈的被黄小丽拉着走,她觉得朱玉玲真是太贤惠了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的是,朱玉玲出生农村,黄光荣却是城里人,又是个军人。对朱家来说,黄光荣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好女婿。

    嫁到黄家之后,公婆也很和善,并没有因为她是乡下来的就看不起她。就是小姑子黄小玲,也只是性子直,娇气了一点,并没有针对过她。

    再者,黄光荣又是一个很有责任心的男人,对她也好。朱玉玲是个惜福的女人,她觉得现在的生活是她结婚以前做梦都想不到的好生活。

    为了她男人,为了这个家,也是为了她自己,她会尽她所能做到最好。

    快到中午的时候,陆悠和黄小丽回到了黄家。

    刚走进楼道,陆悠就闻到一股浓郁的香气。她辨别了一下香气中所含有的成分,大致猜到了朱玉玲用的材料。

    等意识到这一点后,陆悠微微愣住。

    她,竟然已经到了只靠闻就能闻出食物成分的地步了吗?

    看来,乔老娘的苦心没有白费啊。

    中午吃饭的时候,黄光荣并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本来朱玉玲打算去找他,毕竟黄小玲出了这么大的事,肯定要跟黄光荣说一下。

    可黄小玲阻止了她,说黄光荣最近挺忙的,最好不要去找他。反正到了晚上,黄光荣就会回来,到时候再说也一样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时,朱玉玲差点哭了。

    她是真的挺难受,以前她做梦都盼着小姑子能懂点事,可现在是懂事了,而懂事的原因却让人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陆悠吃过午饭就离开了黄家,临走之前,她跟黄小丽约好了时间,到时候她会到码头来接人。

    走出家属院,陆悠又去了饭馆,她打算把水箱带回去。

    去的时候,正好遇到贺平在这里吃饭,桌上赫然摆着一只色泽鲜亮的大龙虾。

    贺平有点尴尬,他也是刚刚才知道,店里的海鲜竟然都是陆悠送来的。

    再加上孔长征跟他提了一些事,据说,队长亲口承认,陆悠的能力比他们这些队员还强。

    别人说的话贺平不一定详细,可他了解队长,要不是事实,队长绝对不会空口说白话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陆悠确实比他们强。而她之所以能在一巷之外听到人贩子发出的声音,也说明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她的五感极为敏锐。

    “在吃饭呐!”陆悠像是没看到贺平的尴尬一样,笑眯眯地说道,“长征,我过来拿水箱,免得你们再跑一趟码头。”

    孔长征立马就说:“嫂子,不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我过都过来了,肯定要拿的。”陆悠也不跟他们废话,她看了看时间,说,“不行了,时间快到了,我得走啦!”

    孔长征刚想说送她,就被陆悠拒绝。

    既然开着饭馆,那就好好做,不能因为一点小事就到处乱跑。再说了,陆悠并不觉得自己需要帮忙。

    等陆悠离开后,孔长征才捶了贺平一下,没好气地说:“不是说好了要跟嫂子道歉的吗?咋人来了你却不吭声?”

    “下次再说。”贺平夹起一块龙虾肉,神情有点别扭。

    孔长征一筷子抢走他的龙虾肉,怒道:“下次,你还想有下次?”

    他一口将龙虾肉吃进嘴里,嗯,肉质鲜嫩有弹性,口感鲜甜入味,绝对是好品质的龙虾肉。

    贺平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,再次挥动筷子,夹起一块更大的龙虾肉,动作极快地塞进嘴里。

    “这次的蒜味重了一点,下次可以做个香辣味的。”他不仅吃,还提意见。

    孔长征阴恻恻地看着他,冷哼道:“下次,没有下次。”

    以后怎么可能让他白吃白喝?亲兄弟也要明算账!

    陆悠不知贺平和孔长征的眉眼官司,她扛着两个水箱,坐上了回岛的船。

    刚出码头的那一瞬间,她脚步一顿,似有所觉地往后看去。

    空气中,一道道波浪形的气浪往四周散开,她愕然一惊,立刻放下水箱,往某个方向奔过去。

    码头附近,有一处礁石林立的浅滩。这里很少有海洋生物和船只过来,偶尔有那么几个人,愿意到这边来散个步,感受一下别样的景色。

    不仅海里有礁石,岸边到处都是裸露的礁石,石头表面尽是坑坑洼洼的小洞。在上面行走,一不小心就容易陷进去。

    陆悠到的时候,就见于迎娣躺在一块礁石上,她神色惊恐,脸色涨红,嘴巴张得极大,却发不出任何声音。

    “救……我……救……”于迎娣将嘴巴张到极致,一张一合,似乎想要说什么,却没有任何声音传出来。

    陆悠只能凭着她的嘴型,看出她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救她?陆悠目光一厉,突然看向平静无波的海面。

    “咕噜咕噜咕噜咕噜……”就在这时,原本静得连一丝水波纹都没有出现的海面上,冒起了一个又一个气泡,就像沸腾的水一样,不停地冒着气泡。

    而于迎娣的表情更加惊恐,她猛地向陆悠伸出手,像是要抓住她一样。

    陆悠刚准备走过去,突然间,她睁大双眼,目光骇然的看着于迎娣。

    “救……救……怪……有……怪……”于迎娣的身体跟石头一起,慢慢往海里挪动。

    “噗通”一声,陆悠跳进水里,很快追上那块石头。

    她速度极快地爬了上去,随即拎着于迎娣,将她扔进了海里。

    “噗通!”

    “噗通!”

    落水声此起彼伏,陆悠抓住于迎娣的衣服,将她带上了岸。

    “啊!啊!啊!有怪物!海里有怪物!我要走!我要离开这里!我要离开这里!”

    于迎娣一上岸就往前跑,可她刚抬起脚,身体凭空就飞了起来,好像空气中有一双无形的手狠狠将她抓住,使劲往海里拖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这下,于迎娣又像被堵住了喉咙一样,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。

    她吓得大小便都失禁了,屎尿装了一裤子。

    陆悠嫌恶地看了她一眼,在无形的力量快要将她拉进海里时,伸手将她拽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噗”地一声,陆悠将于迎娣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跑什么跑?海里有鬼啊?”陆悠蹲下去按住她的肩膀和头部,控制住她的四肢,不让她动。

    陆悠故意说话吓她,却见于迎娣龇牙咧嘴,眼里迸发出强烈的惧意:“不是鬼!是怪物!海里有怪物!”

    陆悠微微皱眉,她发现,于迎娣的情绪波动很激烈。更严重的是,她的空间异能隐隐有了崩溃的征兆。

    陆悠倒不是担心于迎娣的安危,她担心的是,于迎娣的空间一旦崩溃,会不会造成什么严重的后果?

    她抬起眼眸,眯着眼睛观察着周围的能量波动。

    “滋滋滋……”不稳定的能量波动甚至有了实质的声音。

    陆悠身在其中,清楚地感受到周围的环境都变了形状。

    她散开精神力,无形的精神力如同虫茧一样将她包裹起来。

    “啪嗒”一声,有什么东西凭空掉了出来。

    陆悠一看,竟然是一台缝纫机!

    紧接着,“啪嗒啪嗒”的声音络绎不绝,各种各样的东西凭空出现,掉落了一地。

    “啊!啊啊啊!我的神物!我的空间!”看到空间里的东西不受控制地往外掉,于迎娣像是有了什么不祥的预感,疯了一样冲过去,不停往空间里塞东西。

    她越塞,东西掉得越快,东西越掉,她塞得越快……

    陆悠忍不住扶额,她对于迎娣的作死行为实在不忍直视。

    空间之所以掉东西,那是因为里面的能量不足以支撑整个空间的运行。这个时候,千万不能往里面装东西,越装,空间崩溃得越快。

    唯一的办法就是补充能量,只有这样,才能缓解空间崩溃的速度,继而找到解决空间崩溃的办法。

    陆悠手里就有可以补充能量的剔牙珠,可她不想给于迎娣送能量。

    她捏着珠子,目不转睛地盯着于迎娣。

    她在等待,一旦于迎娣的空间开始崩溃,如果影响不大,她不会出手。但如果空间崩溃对外界造成影响,她也只能……就在这时,一股强大的吸引力从于迎娣的方向传来。

    饿,好饿,超级饿,想吃,好想吃……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感谢皇后的小丫头送的月票~

    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    请收藏本站方便下次阅读笔趣阁www.35d1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