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9章:吸引力

    “咦?”突然,陆悠惊诧的往于迎娣的方向看了一眼,脸上带着疑惑之色。

    刚才那一瞬间,她似乎感受到一种无与伦比的吸引力。就在那一刻,于迎娣于她而言,如同一块美味的蛋糕。

    她整个人散发出一种致命的香气,像是在不停地诱惑陆悠:“来啊,快来吃我呀……”

    “想吃,好想吃……”

    漆黑的眼里划过一丝茫然,不过一瞬,陆悠很快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她警惕地盯着于迎娣所在的方向,心里的疑惑越来越浓。

    “媳妇儿,你想吃啥?”秦建国以为陆悠饿了,他指了指不远处的早点摊子,“那里有卖早点的,我们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以前,码头附近并没有什么早点摊子。也是最近,突然冒出一家卖早点的,种类挺多,也方便。来往码头的人基本上都愿意花钱买点吃的,反正也不贵。

    码头人多,又只有一家卖早点的摊子,因此生意很好,老板娘的脸上笑开了花。

    卖早点的老板是一对中年夫妻,男人腿瘸了,走路一拐一拐。但他身姿笔挺,目光清正,即使身体残疾,脸上也没有露出一丝一毫的怨色。

    女人体型微胖,圆圆的脸型,笑起来满脸和气。她头发不多,规规矩矩地盘在脑后。身上穿着一件白底蓝花的棉布短袖,面前还围了一张用各种布拼成的围裙,洗得干干净净,看起来就很令人放心。

    陆悠和秦建国站在三轮车前,看着搭在车板上的几口锅。一个是煮面煮粉的汤锅,其他两个上面放着蒸锅,应该是包子馒头等。

    “小姑娘,要吃点什么?咱家有肉包、菜包、馒头、花卷,有面条、米粉、馄饨……价格不一样,但份量绝对足。”老板娘笑眯眯地站在蒸锅后面,她揭开锅盖,顿时雾气上涌,整张脸都被水蒸气笼罩在里面。

    秦建国问清楚陆悠想吃什么,然后才道:“要十个肉包,十个菜包,五个花卷,五个馒头……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饶是自认见多识广的老板娘也不由愣了几秒,她看了看陆悠,又看了看秦建国,两人身后也没有其他人,难道是给别人买的?

    “小伙子,你看看,我家的东西个头都大,份量足。你们这是几个人吃啊?”老板娘怕秦建国买多了,特意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老板娘实诚,生意肯定越做越好。”秦建国面不改色地说,“就我跟我爱人吃,我胃口大,吃得多。”

    “嗨!胃口大好啊!胃口大,才长得壮,身体才好!”老板娘动作利索地装好秦建国要买的东西,笑呵呵地说,“你们还年轻,什么都能省,就是在吃的方面不要省。”

    秦建国身材高大又健壮,一看就是个能吃的后生!老板娘自己也有儿子,她儿子跟秦建国差不多大,也被她养得壮壮实实。

    听秦建国说自己胃口大,老板娘脸上都是赞同的笑容。

    这年头,日子越来越好了,有粮食吃,也有衣服穿,真是再好没有了。能吃代表福气,能吃的秦建国在老板娘眼里,那就是顶顶好的孩子。

    至于陆悠……是个漂亮的小姑娘,就是太瘦了,肯定是平时吃太少。

    老板娘边收钱边想。

    三轮车旁边放了两个小方桌,还有几个小矮凳。有的人买了早点,干脆就坐在这吃。

    陆悠看到还有空位,赶紧拉着秦建国坐下。

    这时候,于迎娣已经进了大门,往海边走去。

    陆悠发现了于迎娣,可于迎娣并没有看到她。两人在进出大门的时候完美错过,于迎娣压根就不知道,她想要找的人近在咫尺。

    “建国,看这样子,于迎娣应该要坐船去岛上。让她去吗”陆悠咬了一口肉包子,盯着码头的方向问,“不会给你带来什么麻烦吧?”

    毕竟,于迎娣的脑回路实在奇葩,她既然能干出用药粉勾引秦建国的事,早就突破了正常人的范畴。

    张翠华和蒋小玲的三观也歪,可这两个人至少还要脸面,做不出勾人上床那种事。

    于迎娣却不一样,她的思想似乎很开放,但这个开放,跟旧时女子的保守一样,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极端。

    陆悠不知道的是,于迎娣上辈子是一家按摩店的女郎。那家按摩店挺豪华,里面的女郎年纪不一,大的有三四十岁,小的只有十五六岁,非常混乱。

    于迎娣在里面确实也学到了一手按摩的技术,可这种技术并不独特,随便去一家街边的盲人按摩店也能享受到。

    可盲人按摩店按一次不到五十块,去于迎娣那家店,同样的服务,价格超过二十倍不止。

    即使这样,还是有很多男人趋之若鹜。

    归根结底,不是因为按摩店的女郎们手艺好,而是这家按摩店披着羊头卖狗肉。

    店里的女郎们,不管年纪大小,上班前画个浓妆,在昏暗暧昧的灯光下,看起来都很妩媚漂亮。

    再穿上暴露的工作服,袒胸露乳,超短裙堪堪遮住半个屁股。男人们到这里来,不是为了按摩,而是为了……换言之,于迎娣上辈子的工作,表面上是按摩师,实际上是做鸡。

    再加上会按摩,花样多,像于迎娣这样的女人,比一般的坐台小姐更放浪,更懂得如何取悦男人。

    重生后的于迎娣一心想要改变自己的命运,她不想再重蹈覆辙,再次走上前世那条路,做一个人尽可夫毫无尊严的按摩女郎。

    这一世,她想要清清白白地嫁人生子,过上另一种令人艳羡的人生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,她才拼命地想要抓住秦建国。因为在她的印象中,在她的世界里,秦建国是唯一一个符合她想象的完美男人。

    在这个世界上,肯定还有比秦建国更优秀、更深情、前途更光明、人品更好的男人,但那些都是于迎娣这种层次永远无法接触到的人物。

    她不了解其他人,唯一一个扯得上关系的男人,就是秦建国。

    在她看来,只要能嫁给秦建国,做他的女人,前世的悲剧就可以避免。而她,也能成为前世令她自己羡慕嫉妒恨的存在。

    为了这样一个目标,她愿意付出一切,包括自己的身体。

    更何况,她最终的目的就是嫁给秦建国,早点把身体给他,这与她的目标并不相悖。因此,她做这种事的时候,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。

    她憎恶前世的自己,实际上,她憎恶的不是拥有不光彩经历的自己,而是因为这些不光彩所导致的一系列后果。

    比如说:被人瞧不起,被人唾弃,与她想要的光彩人生失之交臂……

    于迎娣这样一个矛盾的女人,不可能因为一次意外,就真的对余忠明死心塌地。她之所以答应跟余忠明结婚,也是一种缓兵之计。

    秦建国并未把于迎娣放在心上,不过,他也不是一个自大的人。既然知道于迎娣这人有点邪乎,他也不会没有防备。

    “暂时不用管她,看她到底用什么方法入岛。”秦建国三两口吞掉一个包子,手指在小方桌上轻轻敲动,“岛上的管理还不够严格,之前留下的漏洞,这段时间接连暴发。”

    “老领导对此事非常重视,他也想趁这次的机会,将……”后面的话,秦建国并没有说出口。

    东方舰队正在进行权利的交替,邢锋即将接手舰队队长一职。他这一步跨得有点大,看不惯他的人有很多,当然,前队长也留下了一些问题。

    这些事情加在一起,很容易出现问题。

    邢锋之所以给秦建国放假,不是真的让他避嫌,毕竟蒋志文又不是什么重要人物,不可能因为他去怀疑秦建国。

    秦建国最近每天都要执行出海训练任务,想要做点其他事,根本就脱不开手。现在正好有个借口让秦建国休假,不用每天出海,他可以有更多的时间,帮邢锋处理一些重要的事情。

    陆悠了然一笑,其实,她也挺想于迎娣入岛,毕竟……之前那一瞬间的奇妙感觉,让她有点放不下心。

    她想接近于迎娣,好好研究一下。

    于迎娣并不知道,她现在已经被陆悠盯上了。

    她现在很难受,特别难受,尤其是头部,针刺一般的疼。可她去医院检查过,医生说她根本就没病,不仅没病,各项数据都很好,代表她身体健康。

    于迎娣很想甩那个庸医一巴掌,就她现在这副鬼样子,还叫健康?

    她现在都不敢照镜子了,很怕看见镜子里又老了一岁的自己。

    如今的她,比前世临死之前的自己还要老一些。前世的她,四十岁的时候还去医院打几支玻尿酸,肉毒素,脸上一根皱纹都没有!

    而现在呢?她才二十出头,原本该是水嫩一样的皮肤,却跟脱了水的蔬菜一样,干瘪暗淡。

    她坐在沙滩上,摸着自己脸上粗糙的皮肤,干草一样的头发。再摸摸原本挺拔有弹性的胸部,现在也已经下垂得厉害。

    于迎娣的心里突然涌起一阵恐慌,她到底怎么了?为什么会突然这样?

    难道是因为最近跟余忠明在那事上闹得太过?所以,她被榨干了精力?

    尽管于迎娣很不想承认,但她心里明白,对于余忠明这个男人,她是满意的。至少在房事上,她跟余忠明特别和谐。

    那个男人,就像为她量身定做的一样,让她忍不住沉浸在每天每夜的欢愉中。

    余忠明体力好,每天晚上都能来好几次。当然,她也乐在其中。

    可是,每当完事之后,看到自己愈发干瘪的皮肤,于迎娣的心,越来越沉。

    再加上余忠明这个人除了在房事上与她契合之外,其他方面,她压根就看不上眼。

    余忠明是挺有钱,可他那点钱够什么用?他也确实有个亲戚在昌州市政府当官,可那跟他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他没文化,没能力,没长相,他根本就不可能成为有权有势的男人。顶多趁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发一笔财,成为最先富起来的那批人。

    可是,余忠明再能耐,能比得过掌握先机的她吗?她要是想发财,利用她的先知,干什么不能挣钱?

    她想要的根本就不是钱,而是权。有钱的人很多,可有钱的人不一定有权。而有权的人,想要钱还不简单吗?

    在知道余忠明是扶不上墙的烂泥之后,于迎娣就生出了离开的心思。

    反正她也跟了他一段时间,让他白白睡了那么久,真是便宜了他。因此,临走前,她把家里值钱的东西都收进了空间,然后乔装打扮一番,离开了县城。

    她以为,离开了余忠明,她身上的问题就能缓解。可她万万没想到,离开青山县之后,她的情况越来越严重!

    不知为何,她突然想要去找秦建国。对她来说,秦建国就是天神一般的人物,他一定有办法解决她的问题。

    于迎娣打定注意,到时候,她会告诉秦建国,她拥有先知的能力。只要娶了她,就相当于提前知道未来几十年的发展趋势。

    她相信,没有哪个男人能够拒绝这样的诱惑。

    是她之前想茬了,总是害怕别人知道她的特殊,怕自己被送去切片研究。其实,活着的她当然比死了更有价值,这样浅显的道理,她刚开始怎么就没想到呢?

    要是秦建国知道她的价值,还会选择远离她,甚至把她送走吗?

    答案自然是否定的。

    于迎娣看着一望无尽的大海,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她要去秦建国的驻地,她一定要找到他。

    她知道,秦建国的驻地就在一座岛上。来之前丁东方就告诉过她,要想到岛上去,必须要有认识的人。丁东方不在,可他的战友还在啊。

    于迎娣双目灼灼地看着浅蓝色的大海,眼里闪烁这势在必得的光彩。

    知道于迎娣的去向,陆悠和秦建国就没再过多地关注她的事。两个人好不容易有了一天的时间,正打算好好逛逛长生市。

    陆悠拉着秦建国,去商场给他从头到脚买了一身。

    然后又把家里缺的东西置办好,这次没有去码头寄存,直接由秦建国拎着。对他来说,这点东西并不重,也不占位置。

    “建国,我们现在去哪里?”买好东西之后,陆悠就把接下来的行程都交给秦建国。

    秦建国并没有辜负她的期望,带她去逛了很多有意思的地方。长生市是海边城市,这里的建筑风格比较杂乱,有各个国家的建筑物,每个建筑都可以买票参观。

    秦建国是军人,陆悠是随军家属,一个免票,一个半票,两个人看了半天的西洋景,才花了两毛钱,把陆悠高兴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到了中午的时候,陆悠原本以为秦建国要带她去国营饭店吃饭。谁知道,他带着她七弯八拐,来到一处偏僻的巷子,敲开了其中一扇门。

    这个地方明显是一处民宅,三合院的构造,院子不大,里面有一口古井。三面都是房子,每间房里都有人坐着等饭。

    秦建国跟小老板认识,那人是他战友,前年退伍回家,本来是分配到附近的糖果厂上班。结果,这人干了一段时间,干脆把岗位让给了一个亲戚,自己跑出来开饭馆。

    当然,秦建国的战友手艺并不好,他就是出了个地方,再负责经营。至于后厨的事,交给了厨艺不错的退伍军人。

    这家店刚开张没多久,秦建国还是第一次来。

    进去之后,就见忙得晕头转向的小老板急急赶来,看到秦建国,小老板顿时激动得不能自已,“队,队长!您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吃饭的地方吧,你说我来干啥?”秦建国揽着陆悠的腰,跟小老板孔长征介绍道,“这是我媳妇,陆悠同志。”

    “嫂,嫂子好!”孔长征挠了挠头,嘿嘿笑了两声,看起来特别傻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战友,孔长征,你叫他傻子就行了。”秦建国扬了扬下巴,对陆悠说,“你看他,是不是又在傻笑?”

    “长征,你好。”陆悠跟孔长征打了声招呼,右手悄悄伸到秦建国后腰处,重重拧了一下。

    秦建国连眉头都没皱一下,好似陆悠拧的不是他的肉,是死猪肉一样。

    孔长征领着秦建国和陆悠往后院走,推开一道门,后面又是另一番景致。

    “队长,你跟嫂子先坐会儿,我去厨房叫他们烧菜。今儿中午,我跟队长好好喝一杯。”孔长征咧嘴一笑,“要是那几个小子知道你来了,估计连菜都不肯做了。嘿嘿!”

    “既然放弃了稳定的工作,经营起自己的事业,就要好好做。我不着急走,等他们忙完了,再过来一起吃个饭。”秦建国坐在椅子上,义正辞严地说道,“你们开店没有通知我,我也知道原因。我不会说什么,但长征,你要时刻记住自己的初衷。”

    “诶!队长,我省的!”孔长征重重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听到外面有人在叫,秦建国赶紧挥挥手,让他去忙。

    “建国,这里的环境挺不错的。”陆悠环顾四周,后院比前院大多了,中间还修了一个小亭子,旁边还有假山池塘。

    她靠在栏杆上,看着清澈的池塘里悠哉游动的鱼儿,闻着沁入心脾的花香,神采飞扬。

    后院花团锦簇,四季不败,花丛中有几条青石板路,通往各个方向。

    陆悠想,要是家属院的房子也有个这么好看的院子,那真是再惬意不过了。

    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    请收藏本站方便下次阅读笔趣阁www.35d1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