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6章:海底深处的秘密

    “陆悠,陆悠同志在家吗?”乔春丽在外面大喊,声音带着哭腔。

    听出她语气中的异样,陆悠赶紧回道:“我在!”

    打开门,就见乔春丽扑过来紧紧抓住陆悠的手臂,双眼通红地问:“陆悠,我,我想请你帮个忙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,嫂子,发生什么事了?你别急,坐下慢慢说。”见乔春丽情绪不对,陆悠扶她坐下,让秦建国替她倒了杯热水过来。“先喝口水,温的,不烫。”

    乔春丽也知道自己现在的状态不对,她深吸了一口气,捧着搪瓷杯喝了一口水。

    家里的饮用水都是陆悠每天制造的生机水,她现在是二级异能,每天可以发出二十千克生机水,足够每日饮用所需。

    生机水甘甜可口,要是平时,乔春丽肯定还要赞叹一番。可现在,她囫囵吞枣般喝了一口水,即使注意到了水质甘甜,却也没太多心思去想。

    “陆悠,我知道,你跟乔大娘的关系好。你能不能,能不能帮我引荐一下,我有点事想跟她谈一谈。”乔春丽脸上神色莫名,这些天,跟乔老娘接触下来,她心里其实已经有了点预感。

    乔老娘并不藏着掖着,每次打听她家里人的情况,也是光明磊落,并不让人反感。

    刚开始,乔春丽并没有察觉到任何异样。即使她知道乔老娘对她家关注甚多,也以为她是认错了人。

    毕竟,她也听乔老娘提起过,乔老娘的娘家在青州省,战乱时,因为某些原因逃离了家乡。可是,自家人知自家事,她从没听过家里长辈提起过,乔家祖上是从青州迁来的。

    这事她并没有放在心上,她也把自家情况告诉了乔老娘。许是知道认错了人,乔老娘后面就不再多问了。

    可就在刚刚,她接到家里打来的电话,说爷爷快要不行了!

    爷爷的身体一直很好,怎么会突然不行?

    乔春丽从小就跟在爷爷奶奶身边长大,跟爷爷的感情最深。在她的记忆中,爷爷是一个学识渊博的人,他长得并不强壮,但在乔春丽的印象中,爷爷是一个非常坚强的人。

    爷爷是乔春丽人生路上的引路人,也是她人生中第一个老师。她盼望爷爷长命百岁,爷爷的身体也一直硬朗。上一次她跟陆爱国回家探亲,爷爷每顿还能吃下三碗饭。

    怎么……怎么突然就不行了呢?

    “医生说,爷爷是忧思成疾,这是很多年的老毛病了。以前身体好的时候没事,现在年纪大了,一倒下就,就……不行了!”乔春丽的声音里带着压抑的哭音,她想要痛哭一场,却也知道场合不对。

    于情于理,她都不该在陆悠家里哭。

    她抽噎了几声,随即擦了擦眼泪,故作坚强地说:“我爸说,爷爷每天晚上都睡不着觉,一直念着‘落叶归根’,还一直叫着我的名字,说对不起我和娇娘,对不起乔家。我爸不知道这是啥意思,但我知道,我知道,乔大娘,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她的名字,是不是,是不是叫娇娘?”乔春丽期待地看着陆悠,好像很害怕从她嘴里听到否定的答案。

    她也是没有办法,才病急乱投医。

    爷爷一直念着“落叶归根”,可她家祖祖辈辈没有离开过海城。爷爷想要归的根,到底在哪里?

    还有娇娘是谁?问爷爷,爷爷却一直沉默,什么也不肯说。

    乔春丽的爸爸都快急死了,却也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今天乔爸爸打来电话,也没指望乔春丽听懂乔老爷子话里的含义,他只是通知一声,看乔春丽是否能赶回去。

    好歹是疼爱她一场的爷爷,要是能回去,最好还是赶回去,至少要见老人家最后一面。

    可乔春丽还真是听懂了,也不能算听懂吧。她只是突然想起乔老娘的异常,想起对方经常打听自己的家事,乔春丽忍不住猜测,乔老娘会不会就是爷爷一直念叨的人?而爷爷想要归的根,是不是就在青州?

    因此,一挂断电话,乔春丽立马来找陆悠。她想去问问乔老娘,想要……她想要干什么,一时半会也说不清。

    听完乔春丽的话,陆悠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,“行,我们现在就去找大娘。你有什么疑问,有什么想说的,再跟她说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,谢谢你,陆悠。”乔春丽的眼里满是感激之色。

    她也知道,自己的请求有点突兀。但到了这时候,她还是想去碰碰运气,她希望乔老娘就是爷爷口中的“娇娘”。

    看到陆悠,乔老娘先是一愣,随即,她就看到站在陆悠身后的乔春丽。

    “快进来坐,还没吃饭吧,就在我这吃吧?”乔老娘把两人迎进客厅。

    苏乔正在厨房帮忙,最近因为宋家的事,她也没那么忙了。闲下来的时间里,她就跟着婆婆学做饭。

    听到家里有客人来,她赶紧洗了几个苹果端出来。

    “苏乔姐,你在做什么?我去帮你!”陆悠站起身,给苏乔打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苏乔立刻意识到,乔春丽这是找乔老娘有事,她点点头:“正好,我把握不了火候,你来帮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春丽,你吃苹果啊,我先去忙,就不陪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嫂子你快去忙吧!”乔春丽满脸感激,眼泪都快流下来了。

    苏乔跟陆悠对视一眼,两人走进厨房,顺手把门关了。

    苏乔并不是一个八卦的女人,陆悠也不喜欢在背地里说人是非。两人还真就在厨房里忙碌起来,一个学做菜,一个在旁边指点。

    “看你这样子,快要出师了吧?”在陆悠的指点下,苏乔成功烧了一盘色泽鲜亮的红烧肉,看到成品,她还挺有成就感,“看起来不错,就是不知道味道咋样?”

    “我这样的离出师还早呢!你没发现吗?我们做的菜,闻起来就很普通,大娘烧的菜,光闻着那味儿,就能流一屋子的口水。”陆悠回想起那个味道,忍不住吞了一口水,“什么时候能做到那个程度,才算真正的出师。”

    “啊,这么难啊?”苏乔有点失望,因成功做出一盘看着还不错的菜品而生出的自得,顿时荡然无存。“我还以为自己挺有天赋呢,差点就想改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以为自己是一个被手术刀耽误的大厨啊?”看到这么接地气的苏乔,陆悠忍不住想笑。

    苏乔嗔怪地看了她一眼,笑道:“你就笑话我吧!”

    自从今天在办公室里听到乔老娘和陆悠关于“拉屎”的讨论后,苏乔表面上受了惊,可这心里却跟乔老娘和陆悠更近了一步。

    也许,直到那一刻她才意识到,乔老娘是人,是一个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。她也会吃喝拉撒,生老病死。

    即使她缺席了宋解放人生中最重要的三四十年,也缺席了他成家娶妻的重要时刻。

    但是,乔老娘对宋解放,对苏乔的心,却没有任何变化。

    她是一个慈爱的母亲,也是一个合格的母亲。

    苏乔觉得,她应该换个方式跟乔老娘相处。

    陆悠并不知道,自己在无意之间让乔老娘和苏乔这对婆媳打开隔阂,相处得更加融洽。

    她正听着客厅传来的哭泣声,不仅乔春丽在哭,还有乔老娘。

    看来,乔春丽的爷爷跟乔老娘很有可能是亲戚关系。

    乔老爷子已经到了弥留之际,不管他是不是乔老娘要找的人,乔老娘应该也会去一趟海城。

    海城啊……陆悠闭上眼睛,回忆着华夏地图。

    从驻地往北,一直游,就能游到海城。

    跟东海不一样的是,海城的海,远不如这里的海美丽。

    陆悠看向窗外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等外面彻底平静下来时,陆悠跟苏乔一起,把晚饭给做好了。

    “悠悠,去把建国叫过来,就在这吃。”离开的时候,乔老娘拉着陆悠的手,眼眶微红。

    她又看了乔春丽一眼,刚想说什么,就听到陆悠的声音:“大娘,不了,我出来的时候建国已经在做饭了。你们慢慢吃,我们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乔春丽跟着点点头,尽管乔老娘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性是她的姑婆,但没确定之前,她也不好在人家里吃饭。

    更何况,在不确定亲缘关系的情况下,乔老娘愿意跟她去一趟海城,这已经让她感激不尽了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乔春丽沉默不语,直到走到家门口,她才突然冒出一句:“我可能后天要回一趟海城,大,大娘愿意跟我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已经尽力了,别想太多。”陆悠拍拍她的肩膀,看着她进了门。

    乔春丽家里黑乎乎的,陆爱国还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最近几天,陆爱国一直待在东方舰队的旗舰上开会,不停地开会。有时候直接住在舰上,晚上也不回来。

    不过,今晚他应该会回来。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,只要没有遇到太紧急的情况,他也会抽空回来一趟。

    回到家里,秦建国已经做好了一桌饭菜,就等着陆悠呢。

    他坐在椅子上,手里拿着一本书在看。

    陆悠看了看封面,名字叫《探索海洋生物的秘密》,作者应该是外国人,名字一长串。

    她关上门,秦建国抬眼看过来,嘴角咧开到最大的弧度:“哟,我们的一家之主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哟,这不是我的家庭煮夫吗?今晚烧了什么好吃的菜呀?”她走到他面前,食指轻轻挑起他的下巴,邪邪地笑道,“老公,你真贤惠!”

    “吧唧”一声,她俯身在他脸上亲了一口。

    秦建国反手将书扣在桌子上,他看着陆悠,目光幽深,里面就像一处深渊,让人一望进去,就再也逃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媳妇儿,饿了吧,先吃饭。”然后再吃你。

    陆悠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懂他的言下之意,反正,她的表情一直很正常,根本看不出有什么异样。

    吃饭的时候,陆悠把刚才的事跟秦建国说了。小两口之间,除了陆悠的穿越和秦建国需要保密的公事,其他都是透明的,互不隐瞒。

    不管谁有什么事,只要知道,都会在饭桌上说一说。

    陆悠觉得吧,她跟秦建国就跟不同组织的情报员一样,互相交换信息,以此得到更多的情报。

    她把这话跟秦建国一说,秦建国就笑她:“如果情报员跟我们一样办事,那他们早就被淘汰了。真正走到那一步,没有人愿意说真话。即便是最信任的人,也可能八分真夹着两分假。真真假假,虚虚实实,只能靠你自己去提炼有用的信息……”

    陆悠吞下嘴里的肉,问他:“那你对我说了几分真话,几分假话?”

    “那就看你是想听真话,还是想听假话?”秦建国又给她夹了块肉,陆悠的碗里已经被他堆出了一座小山。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区别吗?没有人想听假话吧?”陆悠挑了挑眉毛,眼里闪过一抹诧色。

    秦建国笑了笑,眼里带着一丝玩味。

    他拍拍陆悠的脑袋,说:“媳妇儿,多吃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建国,你还没回答我呢,不许转移话题!”陆悠又往嘴里塞了一大块肉,桌上的菜已经被她消灭了七七八八,看着空掉的盘子,陆悠越来越觉得自己像个饭桶。

    突然,陆悠倏地愣住,她盯着秦建国,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:“建国,我吃得多吗?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问题,秦建国的笑容顿时加深了。

    他知道,自家媳妇儿虽然年纪不大,性格也有点独立特性。其他女人在意的东西,她好像并不在意。其他女人不在意的东西,她……她好像也不在意。

    她对吃食和武力值的在意超过了其他,虽说现在很多人都在意吃食,毕竟还有不少人吃不饱。可那种在意跟陆悠的在意,不太一样。

    陆悠吃肉时,表情是幸福的,就像从来没有吃过这样的美味一样。而其他人吃到肉时,也一样满足,也一样高兴。

    可两者之间的差别,秦建国仍然能够感受出来。

    结婚后第一次见到陆悠,他当时就已经有了预感,他媳妇儿跟传言中的相差甚远。当然,他并不是不满意,相反,他非常喜欢他的媳妇儿。

    这种感情,并不是结婚前就有的,而是结婚以后,才逐渐产生。

    他知道自家媳妇儿很特别,也很聪明。但她某些观念,跟其他人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尽管她极力遮掩,且掩饰得很好,但秦建国却总感觉有点违和。

    他知道,媳妇儿还有秘密没有告诉他,那是比她拥有特殊能力还要重要的秘密。

    他并不在意她是否对他隐瞒真相,只要她对他的感情是真的,她这辈子都不会离开他,这就足够了!

    就像现在,他明知道,陆悠其实并不是想问他,她吃得多吗?

    她也并不想得到“吃得多或者不多”的答案,她只想知道,他对于真话和假话的在意程度是多少。

    她问他关于真话和假话的问题,实际上只是在影射她自己。

    “媳妇儿,这个问题我先不回答你,我就问你一句。”秦建国放下碗筷,郑重其事地说,“不管你吃得多不多,这对我们这个家庭来说,影响大不大?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吃得多,我负担不起,那这个问题确实很值得在意。如果你吃得多,我能够负担,或者你自己能够负担,这对于我们来说,并没有任何影响。那你吃得多不多,又有什么问题呢?”

    秦建国这番话特别拗口,可陆悠还是听懂了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就算她对他有所隐瞒,就算她心底藏着秘密,只要不影响这个家,只要她对他的感情是真的,那又怎样呢?

    他用他的方式告诉她,他不在意,他愿意等待。

    就如曾经,他在她面前许下誓言:从此以后,你我之间,再无秘密。

    他做到了,他向往这样的感情。可他并不会强迫她去遵守,因为,这个誓言,是他给她的承诺。

    更何况,即使秦建国不说,但陆悠也能感受到,他很尊重她。

    只要她的秘密不会破坏两个人之间的感情,他就愿意等待,哪怕等待一辈子,也甘之如饴。

    陆悠坐在椅子上,怔怔地看着碗里堆积如山的食物,眼前渐渐模糊,滚烫的液体落在了手背上,却像是落进了心里,烫得她浑身发软。

    “建国,你真好……能够嫁给你,是我最大的幸运。”陆悠低声喃道。

    她其实很想告诉他,她不是原来的陆悠,她是一个穿越者。可是,从来都很洒脱的她,却突然失去了这份勇气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,秦建国知道这一切后,会怎样看待她。但她可以肯定,以他的人品,他绝对不会因为这样的事情抛弃她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这样,她才更加胆怯。

    她变得比以前贪心了,她不止想要这段婚姻,她还想要秦建国的爱情……

    爱情啊,是她从未体验过的滋味。

    在末世,爱情太珍贵了,就连……就连……陆悠突然扶着额头,眼里滑过一丝茫然。

    就在刚才那一刻,她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一件特别重要的事。她忍不住努力去回想,却毫无章法,不知从何想起。

    她想从末世开始回忆,却又惊恐地发现,记忆中的末世,不再如刚来时那样深刻。

    更可怕的是,她现在似乎只记得末世时发生的一切,却对她所认识的人,没有一丝感情的波动。

    就好像,那些人从未鲜活地存在过,留在她记忆中的,就像一个个傀儡,只有形而无魂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一回事?

    陆悠心里发慌,但面上却强作镇定。

    “媳妇儿,你怎么了?”见陆悠似乎有点不对劲,秦建国心里一急,他放下碗筷,想要伸手摸摸她的额头。

    “你哭了?”

    他这才看清她眼里的泪水,那一瞬间,心窒的感觉突然传遍身。他猛地站起来,走到她面前。

    他蹲下来,抱着她的腰,眼里尽是后悔和自责:“媳妇儿,是不是我,是不是我惹你生气了?对不起,是我做得不够好。”

    秦建国想,媳妇儿瞒着他的那件事一定很重要,因此,她也在纠结。

    一方面,她认为那件事不能告诉他;另一方面,她又觉得,必须告诉他。

    两种极端的心情在她心里不停地争执,她一定很难受,他不想让她难受。

    “不,不是,我只是感动。建国,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啊?是因为,我是你的妻子吗?”陆悠垂眸,看着蹲在身前的秦建国。

    秦建国的眼睛微微一动,他替她擦干脸上的泪水,笑出了一口白牙:“我不知道,这没有原因。我只知道,我只想对你好。”

    我只想对你好,其他人都不要。

    “建国,你会不会突然忘了我?”陆悠也不知道自己今天到底怎么了,跟以前的她完不一样。

    她从来不是一个矫情的、患得患失的、多愁善感的人,但现在的她,却有点矫情和多愁善感。

    更可怕的是,她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。就好像,好像她原本也该是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她,她觉得太奇怪了。

    秦建国倒没觉得陆悠哪里奇怪,他仰望着她,一字一句,庄重严肃地说:“除非遇到不可抗拒之力,否则,我不可能忘记我的爱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仅仅是爱人,我的亲人,我的朋友,我所在意的人,都不会轻易被忘记。”

    如果哪天他真的忘记了她,那一定不是他的主观意愿。

    当年,他的奶奶病逝之后,爷爷很快也生了病。生病之后的爷爷谁也不认识,就连儿子也记不得了。

    爷爷唯一还记得的,只是一张泛黄的黑白照片。在生命里最后的那段时间,他每天拿着那张照片去敲别人家的门,问:“这是你家的姑娘吗?我明天找人来提亲好不好啊?”

    他忘记了奶奶,忘记了他们曾经发生的一切。但奶奶这个人已经印在了他的灵魂里,一旦看到这个人,无论何时何地,在什么样的情况下,他还会再次爱上她。

    “不可抗拒之力?”陆悠念着这几个字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难道,穿越也是不可抗拒之力的一种?

    因为空间和时间的变化,不同的时空有不同的规则,关于末世的一切,她终将忘记。

    陆悠微微叹了一口气,俯身靠在秦建国的肩上。

    十万海里之外,海底深达几万米。

    幽深的海底,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“咔嚓……咔嚓……咔嚓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,寂静的环境下,强烈的震动声响了起来。与此同时,像是生锈的机器启动的声音,也开始响。

    如果此处有灯光,便能发现,海底的四个方位,分别守着四个跟北五长得一模一样的海洋生物。

    随着“咔嚓咔嚓”的声响,四个海洋生物的中央,突然出现一个黑乎乎的大洞。

    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    请收藏本站方便下次阅读笔趣阁www.35d1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