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4章:情书

    张翠华跟小姑子回老家,蒋小玲说漏嘴,说过段时间还来。陆悠心里

    尽管天天都能看到大海,但对于在内陆城市长大的乔老娘来说,碧海蓝天的魅力还是挺大的。

    她指着船舱外头,跟陆悠诉说着大海的一百零八种美。偶尔看到大型海洋生物游过,又激动得不能自己,一点不像个六十岁的老年人。

    不过,看到海洋生物,陆悠眼里的神色有点复杂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自从昨天跟红海豚分别以后,她心里隐隐有了点说不出来的危机感。

    隔着布包摸了摸剔牙珠,感受到里面传来的水系能量,陆悠将目光同样放在了浩瀚无际的大海。

    既然有剔牙珠的存在,就肯定还有其他蕴含水系能量的载体存在,她不能把思路都放在红海豚身上。

    万一哪一天,红海豚和她之间出了点什么意外,她很容易陷入被动的境地,就像昨天……

    乔老娘不知她心中所想,正跟坐在前面的张翠华说话。

    张翠华和蒋小玲对乔老娘的态度都很好,毕竟乔老娘的身份不一样,她可是宋解放的妈。

    “大娘,您也出岛啊?这是去市里买东西呐?”张翠华回过头,主动跟乔老娘搭话,“您儿媳妇不陪着一块儿去?”

    不等乔老娘说话,蒋小玲就先笑了,“嫂子你真是糊涂了,苏乔姐还要照顾宋大哥呢,咋可能出岛?”

    谁不知道,宋解放的身体已经痊愈了,今天就去了舰队。至于他的职位是什么,这个倒是没有传出来,据说还在保密阶段。

    舰队内部正在进行调整改制,具体怎么改,怎么分,这事肯定不能跟家属说。

    蒋小玲不知道,张翠华就更不能知道了。

    乔老娘不直接回答,她就问两姑嫂:“我看你俩拿着行李,这是要上哪去啊?”

    “唉,还能去哪,回去呗!”张翠华叹了口气,她看了蒋小玲一眼,跟乔老娘诉苦,“还不是我那婆婆,她又病了!这不,叫我赶紧回去伺候她!婆婆生病,作为儿媳妇确实应该照顾她,可这不是不在她跟前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,离得这么远也照看不到,多给汇点钱才是正经。”乔老娘打心底觉得张翠华太傻,这当着小姑子的面就说这些话,也怪不得她不讨喜。

    乔老娘觉得张翠华傻,可人家却拿她当知心大娘啊!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张翠华更是觉得自己没错,她神情激动地说:“大娘,您这话可真是说到我心坎上了!我这人,也就是不会说话,不会哄人,这点我知道。可我嘴巴不甜,该我承担的责任,我真是一点都不敢推辞。我那个婆婆,真是三天两头都是病痛,我男人的津贴,大部分都给家里寄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回也是,你说这生了病就去医院啊,叫我回去,我也没法治病不是?”张翠华又看了闷不吭声、同样不乐意回去的蒋小玲一眼,面带苦涩地说道,“我就说让小玲先回去,看看咱妈,我还得照顾我男人呢!可家里非得让我回去,还说让小玲留在这里照顾她哥,您说这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这就有点尴尬了,让她说?乔老娘咋说?“兴许家里真的有事呢,你家孩子不是也没带过来,就在老家吗?正好回去看看,别的不说,孩子肯定想妈。”

    见乔老娘不接这个话茬,张翠华又把目光放在陆悠身上。

    因着之前闹过不愉快,陆悠跟张翠华以及蒋小玲的关系很紧张。这会儿见张翠华好似要跟自己谈心诉苦,陆悠赶紧把脸转过去,她可不想跟蒋志文家里有任何牵扯!

    “陆悠同志,你说说,要是你遇到这种情况,能回去吗?”张翠华并不打算放过陆悠,谁让她现在憋屈呢!

    蒋志文最近正在跟她闹离婚,她不同意,他就不跟她说话,也不搭理她。在那个家里,她就跟个局外人一样,看着兄妹俩有说有笑,她的心能好受吗?

    现在婆婆又以生病为由叫她回去伺候,她怎么甘心呢?

    家里婆婆打的什么主意,跟她做了这么多年婆媳的张翠华一清二楚。那个面甜心苦的婆婆,心里眼里只有儿子!只要张翠华跟蒋志文闹了矛盾,婆婆就会以生病为由将她叫回去,狠狠磋磨她!

    她不想走,也不敢走,就怕回来了,蒋志文也不要她了。可她要是不回去,那就是不孝,不孝顺婆婆,蒋志文首先就饶不了她!

    要不是陆悠占着茅坑不拉屎,说不定蒋小玲跟秦建国这事就能成了!有她撮合这段婚姻,无论是家里婆婆还是傲气小姑子,都能高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到了那时候,蒋志文还敢对自己这么冷漠吗?

    说来说去,都怪陆悠!

    张翠华不敢生蒋志文的气,也不敢惹蒋小玲,更不敢对婆婆有一丝一毫的怨气。她将所有的不顺,都归结于陆悠。

    这样一想,她看向陆悠的眼神就带上了怨恨。

    陆悠真是觉得莫名其妙,幸好她有内部消息,知道蒋志文快要被调走了。以后再也不用面对思想这么奇葩的一家人,真是可喜可贺!

    “婆婆也是妈,妈都生病了,当然要回去伺候,这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吗?”陆悠诧异地看了张翠华一眼,好似她说了什么可笑的话一样,“要是有工作,走不开也就算了。既然走得开,连自己妈都不愿伺候,那才真叫狼心狗肺呢!”

    陆悠说完还特意看了蒋小玲一眼,那意思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蒋小玲顿时燥得脸色通红,但她能怎么说呢?她妈确实是装病,所以她才不想回去。

    回去干啥?山沟沟里头,穷得连肉都吃不起!每顿都是稀饭窝头,杂粮饼子,哪有现在顿顿精细粮,天天都有肉的日子好?

    更何况,眼看着她哥马上就要飞黄腾达,她作为妹妹也要跟着享福了。这个时候,她更不想回去。

    闻着身上传来的甜香,想到那瓶香水的价格,蒋小玲的心里一阵火热。

    现在当务之急不是回那个山沟沟,而是更宋明颜打好关系!

    前两天,她去过一次宋家,天啊!她还是第一次见到那么气派的楼房,整整三层!

    里面的装饰,更是蒋小玲从未见过的高贵逼人。那天她站在门口,连抬脚的力气都没有。她看着自己脚上的白胶鞋,再看鞋柜外面擦得铮亮的高跟皮鞋,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小丑。

    那一刻,蒋小玲暗暗发誓,她要做人上人!她要活成宋明颜那样,随便送人一瓶昂贵香水连眼睛都不眨一下。

    而这一切,是秦建国这个小小的队长无法带给她的。更何况,秦建国那个莽汉也太不解风情了!男人嘛,都一样,贪权又好色,可惜她抛媚眼给了瞎子看,秦建国根本无法欣赏她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她也不想将时间浪费在秦建国身上。

    想起在宋家看到的那个英俊男人,他离开时回头的惊鸿一瞥,蒋小玲的脸上带着一抹娇红。

    “嫂子,大娘和陆悠同志说得没错,妈想你了,侄子侄女也想你了!你回去一趟也好,免得成天挂念。”蒋小玲虽然带着行李,可她并没打算跟张翠华一同离开。

    她打算去长生市找个房子住下,这样才能离那个男人更近一点。

    张翠华的眼里闪过一丝恼意,她扯着大嗓门说道:“小玲,你说这话可真是伤了咱妈的心!要说妈真挂念谁,那肯定是你。你看看你,长这么大,你下过地吗?家里的活儿你做过吗?这都是爸妈疼你,才不让你做。出来这么久了,你要是再不回去,妈该着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听陆悠同志说嘛?要是连生病的妈都不照顾,那真是狼心狗肺!”张翠华心里很慌,她总觉得,要是不把蒋小玲带走,肯定要出事!

    她到现在还不知道蒋小玲已经背着她,跟蒋志文的暧昧对象勾搭在一起。她之所以要把蒋小玲带走,就是不希望小姑子在驻地待太久,把家属院当成她自己的家。

    “嫂子,我到底要跟你说多少遍?”见张翠华冥顽不灵,蒋小玲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,“你看我连行李都收拾好了,能不回去吗?可我好不容易来一趟,总不能空着手回去吧?再加上妈生病了,我有个朋友能弄到补品,我得在市里待几天,等拿到补品再回去!”

    “嫂子,你对咱妈有怨言,我理解,毕竟你是儿媳妇不是亲女儿。可你不能拦着我孝顺亲妈啊!你先回去又怎么了?几天你都不愿意照顾吗?”

    张翠华张目结舌地看着蒋小玲,张着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蒋小玲认识有钱人这件事,张翠华也是知道的,毕竟她也见过那瓶据说只在华侨商店出售的昂贵香水。

    难道,她真是为了补品?张翠华狐疑地看着她,心里有些不确定。

    两姑嫂各怀鬼胎,陆悠在后面听着这两人互相暗讽,争锋相对,真是笑死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两人之前给她制造过的麻烦,陆悠眼眸一转,突然起了个坏心眼。

    等到下船的时候,陆悠走在张翠华后面,见她快要离开,陆悠突然拍了拍她的肩膀,“张翠华,你的钱掉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听到“掉钱”两个字,张翠华条件反射往下一看,果然在地上看到一分钱。

    她赶紧蹲下去捡,也不去想她的钱早就缝进了内裤里,压根就不可能掉出来!

    捡钱的时候,她并没有注意到,陆悠把什么东西塞进了她随身携带的包袱皮里。

    这一幕除了乔老娘,谁也没看到。等人走了,乔老娘才问:“闺女,你刚才塞了啥东西给她?”

    “情书。”陆悠如实回答。

    “啥玩意儿?情书!”饶是乔老娘见多识广,此时此刻,也忍不住震惊。“啥情书?”

    “顾名思义,情书,当然是传情的书信。”陆悠抿唇笑道,她只说情书,却没具体说到底是啥情书。

    不是她不想说,而是这件事说起来,跟乔老娘还沾了点关系。

    上次在华侨商店碰到宋明颜和蒋小玲,意外之下,她得知了宋明颜跟蒋志文的暧昧关系。

    宋明颜临走之前,交给蒋小玲一封信,陆悠猜测,那封信应该是给蒋志文的。

    本来这事与她无关,她也不想关注。可谁让蒋小玲觉得她好欺负呢?她当时就趁蒋小玲不注意,把那封信偷了过来。

    为了惩罚张翠华之前干过的蠢事,陆悠本想把这封信悄悄塞给她。只不过,回去之后,她每天忙着出海打渔,就把这事给忘了。

    要不是今天又碰到这两姑嫂,估计还想不起来呢!

    不过,今天再给也不迟,这个时机正好。张翠华现在对蒋小玲和蒋家都有怨气,等她看到这封情书,才有底气跟蒋家闹。

    她一天到晚想要破坏陆悠的家庭,陆悠就让她也尝尝,家宅不宁的感觉!

    张翠华的包袱里装的都是吃的,最迟今天晚上,她就能看到那封信。她没什么文化,认识的大字并不多,但她肯定认识“蒋志文”这三个字。

    里面还有一些露骨的情话,张翠华东拼西凑,总能明白那是一封什么性质的书信。到时候,她肯定会在火车上找人帮忙念信,也就知道了信的内容。

    唉,她真是太善良了,不忍让张翠华蒙在鼓里。什么叫以德报怨?这就是!

    她绝对不会承认,她这是报复行为。

    因为办了这么一件事,陆悠的心情特别好。

    只不过,这样的好心情并没有维持多久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感谢lkjhgfdsaz同志的月票、感谢lei敷衍的月票、感谢135**8987的月票、感谢ruby2004月票*5、感谢心心相印月票*2、感谢weixin9d074718f0的一捆催更炸弹~谢谢大家,鞠躬~

    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    请收藏本站方便下次阅读笔趣阁www.35d1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