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2章:去寻宝

    “娇……娇娘,你是娇娘?”宋穆云回过头,怔怔地看着乔老娘,眼中神色复杂。

    乔老娘早在下了火车时,就把一身行头给换了。她现在穿着干净整洁的外套,头发也梳得整整齐齐,看起来挺精神。

    可再精神,一看她这身打扮也知道,她就是个普通清贫的纯朴大娘。跟站在不远处打扮时髦的钟舒一比,就跟贵妇人和家里的佣人似的。

    钟舒看到乔老娘先是一愣,随即就笑了,一点丈夫失散多年的老婆找上门,即将威胁到她这个现任妻子的担忧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乔姐姐,真是好久不见了,快四十年了啊!”钟舒推了还在发愣的宋穆云一下,率先上前,握住乔老娘的手。

    手心传来的粗粝触感让她脸上的笑容更加真诚。

    “钟……钟小姐?”看到钟舒,乔老娘脸上的震撼远比看到宋穆云来得更猛烈一点。

    她像是第一次看到钟舒这个女人,将她从头到脚看了一遍最后才将视线放在宋穆云身上。

    她脸上带着笑,似笑似怨,似嗔似恨,最终归于平静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原来如此啊!”乔老娘将自己的手从钟舒的手里抽出,她摸着自己的手臂,那里曾经受过伤,留下了后遗症。

    每到阴雨天气,总是让她疼痛难忍。

    在那个特殊的年代,她因以酱菜铺子为生,被定为走资派。刚开始受了不少苦,这只手臂,也就是在那时候受的伤。

    幸好她平时与人为善,家里也确实不富有,才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。

    而她曾经帮部队送粮食送药的行为,也因空口无凭,不被人承认。

    那时候她并没有多想,但看到钟舒,她突然就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钟舒的模样,并不像受过什么磋磨的。更何况,这些年,她也偶尔听到过钟舒的消息。

    听说,钟家因为曾经帮助部队渡过难关,在那段特殊时期也没受什么伤害。钟舒更是进入了文工团,嫁给了一名军人。

    钟家当年的生意做得很大,钟舒作为资本家的大小姐,能够在特殊时期身而退。她靠的是什么,这么多年过去了,乔老娘一点不想知道。

    她只想知道自己的儿子到底怎么样了!

    “宋穆云,淼淼呢?”乔老娘看向宋穆云,她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毫无关系的陌生人。“我只想看看淼淼。”

    她只想看儿子,其他的……宋穆云是否早已背叛她,当年的走散是否另有隐情,她都不感兴趣。

    宋穆云眼神一闪,他张了张嘴,最终只说了一句:“你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他转身往楼上走,钟舒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“大娘,我们陪着你。”陆悠握了握乔老娘的手,很明显地感受到手上微微颤抖的力道。

    谁也没有料到,乔老娘竟然会在这种情况下碰到宋穆云和钟舒,还听到这两人谈论宋解放的事。

    这下不用担心认错人,事情却变得更加复杂了。

    “建国!”就在这时,顾东铭带着他的同学赶了过来,“这位就是我同学,苏杨。”

    “苏杨同志,你好,给你添麻烦了!”秦建国伸出手,同苏杨相握。

    “秦队长,久仰大名!”苏杨长着一张娃娃脸,笑起来露出两颗小虎牙。

    他应该是听顾东铭讲明了情况,废话也不多说,直接带人上楼。

    等到了七楼病房里,躺在病床上的宋解放看到乔老娘后,一声饱含着浓浓思念的“娘”,让陆悠等人都有些难受。

    十岁分离,隔了整整三十四年以后,宋解放仍旧一眼认出了亲娘。

    听到这声久违的“娘”,乔老娘再也忍不住潸然泪下,她疾步冲到宋解放病床前,捧着那张早已沧桑的脸叫:“淼淼,娘的淼淼……娘老了,没想到你也快老了!”

    分离时,她的淼淼还是稚气未脱的少年郎;再见时,她在淼淼的脸上看到了几条皱纹。

    三十多年,她缺席了三十多年的时间啊……乔老娘抱着宋解放,哭得不能自已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病房里的其他人都悄悄走了出去,将空间留给这对久别重逢的母子。

    “苏乔啊,我跟你……我跟钟舒还有点事,就先走了。等……等她心情平复,你们好好说说话,晚上就住在外面招待所,我会安排好。”宋穆云有点尴尬,再次见到这个人,他实在不知道怎么跟她相处。

    宋穆云说完话,钟舒立马从随身携带的皮包里拿出一叠大团结,递给苏乔:“这钱你拿着,给她置办点东西,我跟你爸明天再过来。”

    苏乔不想要这个钱,但钟舒不等她拒绝,直接拉着宋穆云走了。

    “小姑姑!”等人走了,苏杨这才叫了苏乔一声,然后介绍了一下秦建国和陆悠。并告诉她,乔老娘能找到这里,还是这两人帮的忙。

    虽然凭白无故冒出个亲婆婆,但苏乔并不反感。比起乔老娘,她更不喜欢钟舒这个口蜜腹剑的后婆婆。

    苏乔对陆悠和秦建国表示了感谢,见病房里一时半会儿平静不了,她又带着几人去食堂吃饭,顺便给乔老娘带了饭。

    “大娘,时间不早,我们得回去了。等你这边安顿下来,我再过来看你。”再次回到病房,见乔老娘脸上带着幸福满足的笑容,陆悠提出告辞。

    乔老娘刚才已经听儿子说过,秦建国所在的驻地在一座岛上,还要坐船才能到。她也不敢拦着,就怕耽误了时间。

    “行,我也准备在这里待一段时间,等你时间合适,就过来找我。”她回过头,正想问儿子住在哪,就见苏乔拿出纸笔,写了个电话号码。

    “妈,这是住院部的电话,打这个电话可以找到我。”苏乔非常尊重乔老娘,这声“妈”叫得特别干脆。

    乔老娘也很喜欢这个对她儿子很好的儿媳妇,听苏乔这么说,她也没问为啥不直接留住址,只说“好”。

    “淼淼哥可能过几天就要出院了,到时候,说不定就能再见面了。”苏乔送人下楼的时候,对陆悠说了这样一句话。

    她对陆悠和秦建国的印象很好,能为了萍水相逢的陌生人做到这个份上,这两口子的品性毋庸置疑。

    再则,看她亲婆婆那态度,显然是想跟这两口子保持来往,她当然也要表示亲近的态度。

    想到今天早上宋穆云在病房里说的那件事,苏乔的眼底带着讽刺。

    “刚才苏乔姐说的话,到底是啥意思?”回去的路上,陆悠就问秦建国,“宋大哥出院后,要来驻地?”

    秦建国还没说话,顾东铭就嗤笑一声:“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有那样一个偏心眼的老子,宋……宋大哥只能避其锋芒。”

    宋解放是苏杨的姑父,按理说,顾东铭不应该叫“宋大哥”,辈份不对。可陆悠都叫“宋大哥”,他要是叫“宋叔叔”,岂不是比秦队长凭白矮了一辈?

    “偏心眼,怎么个偏心法?”陆悠疑惑地问。

    从秦建国和顾东铭的态度可以看出,宋解放此人很有实力。只要宋穆云不蠢,就不可能疏远一个前途光明的儿子,就算再偏心,也不能摆到明面上来吧?

    可从早上在楼梯口听到的对话,不难看出,宋穆云对宋解放积怨已久。

    “宋大哥不是受伤了嘛?听苏杨说,他是旧疾复发。去年在边境前线,宋大哥受了重伤,苏乔姐为了救她,连刚怀上的孩子都掉了,两人都伤得特别重。”顾东铭知道陆悠挺关心乔老娘,就把他所知道的消息都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当时宋大哥差点没救过来,就算后来养好了伤,他也不能再上战场了。不过,他作战经验极为丰富,上面准备把他调去特种部队当教官。这本来也是好事,对宋大哥,对部队来说,都好。”

    “可他老子一听说这事,打着为他好的旗号,非要让他去武器研究所干文职工作……宋大哥确实也是这方面的人才,如果宋穆云没有私心,这个想法也挺正常。但坏就坏在,宋穆云想把他另外一个儿子塞进特种队……”

    啥?还有这种事?

    让一个立过战功且正直壮年的儿子去研究所干文职,却让另一个儿子鸠占鹊巢……

    陆悠简直不敢置信!

    虽然她不知道宋穆云的小儿子能力如何,但想想也知道,要是小儿子真有能力,也就不需要宋穆云帮忙谋划了。

    “其实这事,宋明志不一定愿意。”秦建国客观地评论了一句。

    顾东铭想了想,随即点头承认:“队长说得没错,宋明志这人我听说过,他压根就不是能受苦的人!”

    宋明志就是宋穆云和钟舒生的儿子,只比宋解放小十岁。

    陆悠听了一脑子乱七八糟的事,她不由庆幸,得亏陆家和秦家都是正常人!而两家的女主人,也都是明白人。

    要真遇到宋穆云这种家庭,陆悠自问,她肯定做不到宋解放这个程度。

    想抢她的东西,也得有机会伸手。

    再次来到驻地,还没靠近那座岛屿,陆悠就听到熟悉的“啾啾”声。

    “yoyoyoyo……”深蓝色的大海里,一只粉红色的海豚跃出海面,在阳光的照射下,泛着耀眼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是红海豚同志!”陆悠来到快艇边缘,冲红海豚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道肉眼不可见的水波纹迅速扩散,瞬间到达红海豚的周围。

    红海豚接收到这道精神力,它朝陆悠的方向摆了摆豚身,随即一头扎进海里,直达最深处。

    “嫂子,这也是你之前救过的海豚?”顾东铭兴致勃勃地看着大海,他早就听说陆悠水性极佳,上回的任务还多亏了她。

    “是啊!”陆悠没有否认。

    顾东铭还想说什么,就听海水“哗啦”一声,紧接着,刚才扎进海里的海豚突然跃出海面。它身体一甩,一坨还在扭动的不明物体直直朝他飞过来。

    “啪!”距离太近,速度太快,顾东铭没来得及反应,就被砸中。

    顾东铭如遭电击,傻乎乎地站在快艇边上,差点一头扎进海里。他的脸上,一只脸盆大的八爪鱼正张牙舞爪地抱住他的脑袋,将他整张脸埋进它柔软的身体里。

    “噗!”陆悠差点喷出一口水,笑过之后,她赶紧抓住大章鱼,将它从顾东铭的脸上扯下来。

    “咳……咳咳……咳咳咳……”顾东铭捂着嘴,湿漉漉的脸上粘糊糊的,鼻息间尽是咸腥的味道,让他差点吐出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顾东铭,我们知道你爱吃海鲜,但也不用这么迫不及待吧?”坐同一艘快艇回岛的战友们看到这一幕,纷纷捂着肚子发出阵阵爆笑声。

    顾东铭都快气死了,他指着这些嘲笑他的人,哼哼两声,说:“你们最好祈祷自己不要生病,否则……”

    岛上没有医院,只有医务室,医生更是没有几个。顾东铭是随队军医,没有任务的时候,一般就在医务室帮忙。

    平时大家有个感冒发烧,拉肚子皮肤病啥的,去找他看就行了。只有严重的病,才需要去长生市的军区医院。

    顾东铭阴恻恻地盯着这几个嘲笑他的人,呵呵一笑:敢笑我,就不信你们不进医院。到时候,非得拿棒槌粗的针ju死你们!

    那几个笑得最厉害的人不知为何,突然感觉屁股有点疼。

    秦建国瞪了陆悠一眼,别人不知道他还不知道嘛,刚才那只海豚分明就是跟陆悠关系最好的一只。

    那只海豚的智商挺高,它的准头很好,如果不是故意,怎么就恰好扔到顾东铭的脸上?

    接收到秦建国的眼神,陆悠真是冤枉死了!

    她是觉得刚才那一幕很搞笑,但她怎么可能故意干这种没品位的事?

    这一切都是红海豚自己干的,它终于摆脱了乌龟神功,能够恢复以前的速度,自由自在地遨游在海洋中……刚才那一下子,只不过是它不小心用力过度而已!

    “yoyo……”并不知道自己干了蠢事的红海豚紧跟在快艇后面,时不时跃出海面,让这些没见过世面的人类欣赏它的英姿。

    即将靠岸的时候,红海豚终于停下来,依依不舍地望着陆悠。

    “yoyo,明天有时间吗?”

    既然人已到齐,寻宝的事也该提上日程了。

    接收到红海豚迫不及待的声波,陆悠忍不住想笑。她刚想说“再等等”,只是话未说出口,笑意就凝固在脸上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第一更~

    感谢暖夕暖兮赠送的月票~爱你哟~

    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    请收藏本站方便下次阅读笔趣阁www.35d1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