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2章:前世今生

    “建国哥,你,你对我是不是有什么误会?”于迎娣身子一晃,她惊呼一声,突然往旁边倒了过去。

    正常人听到这种声音,恐怕都要回头看一眼,但秦建国就不是那个正常人。

    他压根就没搭理于迎娣,管她是真摔倒还是装摔倒,他就当没听到。

    看着秦建国决绝离开的背影,于迎娣扶着路旁的一棵槐树,簌簌泪下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你不看我一眼,我就那么不堪入目吗?你觉得我很下贱是不是?可我只想要追求幸福,我想找一个好老公,这有什么错?”于迎娣擦了擦眼泪,眼里闪过一抹怨怒。

    她双手紧握成拳,看向前方的目光越来越坚定。

    想让她知难而退?呵呵,她不,她应该不退反进!

    越难啃的骨头,得到之后,滋味越好。

    都说好女怕缠郎,对于男人来说,也一样。

    上辈子,她经历过那么多男人,对男人的劣根性把握得十分透彻。

    男人无所谓忠诚,只不过是背叛的筹码太低。

    秦建国之所以看不上她,不是因为他对陆悠有多情深,而是因为……她于迎娣还不够好,不足以让他为了她而犯险!

    只有让他意识到她的重要性,于迎娣相信,到了那个时候,秦建国应该知道如何选择。

    她抬起手,放在自己高耸的胸脯上,轻轻往下移动。现在的身体只有二十岁,又水又嫩,最重要的是干净。

    是的,现在的她还很干净。没有经历过男人的身体里,却住着一个阅男无数的成熟灵魂。

    她看起来青涩,清纯,却又带着一丝违和的性感。于男人而言,这才是最致命的诱惑。

    秦建国现在对她没兴趣,那是因为,他并没有尝过其他女人的味道。如果,她愿意把自己的身体交给他呢?

    她有自信,秦建国即使不喜欢她这个人,也不会讨厌她的身体。

    只要有了身体上的亲密关系,她还怕什么呢?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于迎娣眼神迷离地看着秦建国离去的方向,脑海中一遍又一遍地憧憬着她和他在一起的画面,脸上带着梦幻般的微笑。

    于迎娣离开后不到两分钟,旁边林子里突然钻出一道身影。

    那人色迷迷地盯着于迎娣的背影,回想着刚才看到的“风景”,一股燥热顿时从脚底蹿起,最终停留在小腹的位置。

    他低头往下一看,那个地方已经鼓起好大一块。幸亏他穿的裤子很宽大,否则被人看到,那就尴尬了。

    “骚娘们儿,装什么纯?还想勾引秦建国,呵呵!老子早晚把你给办了!”他一边将手探进裤子里不停揉搓,一边骂道,“等你做了老子的婆娘,看你还敢不敢勾引男人!”

    于迎娣失魂落魄地回到田里,准备继续割稻子。可她刚拿起镰刀,才发现稻子都被割完了!

    她往前面一看,顿时吓了一跳!

    属于陆悠的那五亩稻子,已经割得干干净净,只剩下一片稻草桩子。而陆悠现在呢,正在帮王丽琴和张凤霞完成任务。

    这才几个小时啊,天都没黑呢,陆悠就割完了五亩稻?

    她又急又气,心里却不免往阴暗的地方想。

    陆悠会不会也是重生的呢?重生以后,也获得了某种奇遇。

    比如她,拥有了老天赐予的神物,而陆悠却变得力大无穷,在干活这方面拥有特长?

    是了!一定是这样!

    要不然,本该死去的人为什么还没死?陆悠上辈子明明被歹徒杀了,这辈子却没死。也许并不是没死,而是重生,又恰好拥有了力量,才逃过死劫?

    这么想着,于迎娣是彻底待不住了。

    她赶紧走到王丽琴旁边,一边割稻子,一边状似不经意地问:“陆悠同志干活好利索,也是,这嫁了人就跟以前不一样了。以前看着柔柔弱弱的,没想到现在变化这么大,也不知道是咋回事……”

    她止住话头,不再往下说,相信王丽琴听得懂。

    王丽琴确实听懂了,她不仅听懂了,对于迎娣说这话的心思也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今年真是倒了霉,上面派来的帮农同志帮不到什么忙也就算了,还是个搅事精!

    王丽琴最讨厌搅事精,因为这不利于她男人陆忠开展工作!

    “这已婚妇女跟未嫁闺女当然不一样!我要是有这么个既好看又懂事的闺女,我也不要她下地!”

    王丽琴手上不停,嘴上也没闲着,“以前不会干活咋啦?我嫁人以前,连衣服都不会洗!有那重男轻女的家庭,就有那疼闺女的家庭,这有啥好稀奇?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她顿了顿,又说:“你不是本地人,所以不了解情况。建国媳妇的奶奶,那才是真真正正的女中豪杰!这十里八村,找不出一个比她强的人!人家一个老太太,到现在还拿着三个满工分!”

    “这叫什么来着?哦,对了,叫家学渊源!是这么个意思吧?”王丽琴冲张凤霞吼了一句,“是不是啊亲家母?”

    张凤霞暗暗翻了个白眼,她也听到了于迎娣说的话,这女人究竟会不会说话!

    她说那话啥意思?是指责自己这个当婆婆的不慈?还是暗讽陆悠这个做媳妇的故意偷懒?

    别说事实根本就不是于迎娣揣测的那样,就算是,跟她这个外人又有啥关系?

    她还真是海水里的官——管的宽!

    张凤霞皮笑肉不笑地说:“是啥是?哦,就兴你对又懂事又好看的闺女好,不许我疼儿媳妇啊?”

    “这么好一闺女嫁到我家,给我当儿媳妇,要不是碰上抢收,我还真不乐意让她下地!”张凤霞猛地将稻穗扔在木船里,抬脚走开,她真是再看于迎娣一眼都嫌多。

    王丽琴抿嘴笑了笑,她看了于迎娣一眼,说:“看吧,这回知道了吧?人建国媳妇不是变了,人家啊,是招人疼!”

    所以啊,你那心思还是赶紧收收吧!

    于迎娣紧抿着唇,脸上带着狐疑之色。

    难道是她想错了?

    于迎娣心里怎么想,陆悠一点都不感兴趣。

    把任务完成后,见天色还好,她打算去一趟山里。

    现在的她,已经开始为冲击二级做准备。能量她不缺,她需要去山里练习异能。

    去山里练习倒不是为了躲谁,而是她不愿浪费自己的水系异能。

    去山里锻炼,不仅对身体有好处,还能滋润山林,让经历了一场火灾的大山快速恢复生机。

    这个办法,是她在山上捡到大伞菌后才想到的。

    她觉得穿越后的异能变得很有意思,充满了不确定性。她不知道自己升到二级以后,异能会发生怎样的变化。但她知道,即使发生变化,也不会往不好的方向发展。

    对于异能变异的原因,她心底隐隐有了猜测。而这个猜测,也许会在升到二级以后,才能确定。

    夕阳西下,橙红色的余晖洒落在大地,给整个世界披上一层霞光。

    陆悠站在山顶上,沐浴着余晖,感受着来自天地间的能量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山峦叠翠,奇峰林立,草木葳蕤,繁花似锦。眼前的一切,宛如仙境。

    她闭上双眼,精神力如同潮水般奔涌而出,瞬间四散。

    同样的情况,在灭掉青山大火后,她昏迷了三天三夜再次醒来时,遇到过一次。

    就在那天,李桂芝的娘家哥嫂上门找茬,她出门时,目之所及是黑乎乎光秃秃的群山。

    就在那一刻,她心中一动,一股难以言喻的悲伤笼罩在心头。

    然而悲伤只是一闪而过,紧随其后的是坚韧不拔积极向上的冲劲,是包容万物温柔细致的慈悲,是阴阳五行生生不息的规则……

    精神力如细丝,如空气,如雨滴,瞬间到达她所能到的每一处地方。

    在这一片天地间,她的精神力无处不在。好似在这一刻,她就是这个空间的主宰,是神祗。

    心静者高,高者俯瞰世界;心和者仁,仁者包容万物。

    闭着眼睛的陆悠此时此刻就像站在天际,俯瞰着脚下的大地。脑海中似乎有一根弦突然“嘭”的一声,断了!

    随即,磅礴的精神力争先恐后涌入脑海,努力扩充着她的脑域。

    她的精神力,升级了!

    消灭青山大火,她昏迷了三天三夜,那一次她就已经做好了升级精神力的心理准备,她一直耐心等待,没想到却在今天完成升级。

    顺其自然,水到渠成。

    精神力升级后,最显著的改变就是她的六感更加灵敏。

    比如现在,她能准确地感知到附近有一群野猪正在觅食。

    野猪啊!肉啊!这么多头野猪,制成腊肉能吃好久啊!

    可惜她不是体能变异者,不敢跟野猪干架。

    但就这样轻易放弃一堆肉,她真的好不甘心!

    “怎么办?”陆悠冥思苦想。

    现在的身体即使经过锻炼,也达不到末世那种程度。跟普通人比起来,算是不错的,但要想变身女金刚,还差不少火候呢!

    咦,女金刚?陆悠突然想起一个人来。

    标记好野猪群所在的位置,陆悠赶在天黑前下了山。

    “建国!”看到正在院子里冲凉的秦建国,陆悠猛地一跃,扑过去挂在他身上,“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!”

    猛不丁被自家媳妇给扑个满怀,秦建国差点失手将一桶水倒她身上。

    他伸手搂着她的屁股,在上面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,“干啥呢!有话好好说,赶紧下来!”

    “让我下来,你倒是放手呀!”陆悠手脚齐动,跟八爪鱼似的牢牢贴在他身上,然后才说,“快放手!”

    “你想上就上,想放就放,我作为一个男人,脸往哪儿搁!”秦建国的手掌包裹着她的臀部,让她稳稳靠在他胸膛。

    这还不算,他的手指在上面轻轻摩擦,让陆悠忍不住浑身一颤。

    “秦建国,你干什么?”陆悠的声音软绵绵的,怒吼声听起来像撒娇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秦建国低声笑了笑,他用头抵着她的额头,说了一句让陆悠脸红耳赤的话。

    “我干什么,你不知道?”

    干什么,当然是干……你啊!

    见陆悠又羞又气,脸都烧起来了,秦建国才将她放下,并顺口解释了一句:“今晚不行,明天也不合适,后天,就后天,保证让你满意!”

    陆悠:……这话说的,好像是她欲求不满似的。

    她很生气,一气之下,干脆不把她发现野猪群的震撼消息告诉他。

    但陆悠不说,秦建国还是得问啊!

    冲完澡换好衣服,他就问她:“对了,你刚才不是说,有好消息要告诉我嘛?啥好消息?说来听听!”

    “有好消息也不告诉你,就不想跟颠倒黑白的男人讲话!”陆悠将脸一转,人也走到另一个位置。

    秦建国一看,这是生气了?

    难道,今天下午那个脑子不清楚的蠢女人在路边等他的时候,被陆悠不小心看到了?

    这么一想,秦建国立马坦白:“媳妇儿,我必须向你承认错误。”

    他把下午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陆悠,并发表评论:“我总觉得,她这人有点奇怪。不仅仅是行为奇怪,她的……气场,也有问题,很不对劲。”

    “媳妇儿,你说好不好笑,我竟然在这女人身上感觉到危险!”秦建国收起嘻皮笑脸,神色凝重地说道,“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,一点头绪都没有,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。”

    他从于迎娣身上感觉到危险?

    当然危险!

    空间崩溃的时候,那空间裂缝可不是说笑的!稍不注意,就能把人碎成粉末,连渣渣都不剩。

    当然,这种情况一般是不会发生的,除非于迎娣主动作死。否则,空间就算真的崩溃了,也只是悄无声息地消失,并不会发生暴动。

    但不会发生,并不代表危险不存在。

    而秦建国居然也能感觉到于迎娣的空间不稳定,这才是陆悠最惊讶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建国,你能不能详细描述一下,你对于迎娣的感觉?”陆悠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指危险的感觉?”秦建国动作一顿,他紧皱着眉头,认真回想,“这个没法具体形容,而且也不是每时每刻都能感觉到,只是偶尔。硬要形容这偶尔一次的危险程度,我觉得,比之前在核弹潜艇上执行任务还要可怕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感觉很准,于迎娣确实有问题,她身上有一种独特的能量波动。”陆悠转过头看着他,一字一句地说,“她跟我是同一类人,只不过,她的能力跟我不太一样。”

    至于怎么个不一样法,陆悠也不是很清楚。

    她只从于迎娣身上察觉到空间能量波动,也感受到能量的不稳定。但于迎娣的空间异能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情况,她确实不知道。

    于迎娣的空间,到底是什么样的呢?

    站在一片黑土地上,看着爬满整个空间的红薯藤,于迎娣的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这就是她的优势,世界,只有她一人拥有的神物。

    如果,秦建国知道她拥有这样逆天的神物,还会不会拒绝她呢?

    于迎娣不敢赌,她怕赌输了之后,人财两空。到时候,不仅无法嫁给秦建国,她还有可能因为这个神物而被人窥视,被人控制,被人利用。

    她看着手里拿着的一包药粉,脸上带着疯狂之色。

    空间神物是她的底牌,她不会告诉任何人。这条路不可行,只能换一条路走。

    “秦建国,等我成为你的女人后,不知道你还会不会像现在这样,对我不屑一顾?”于迎娣拿着药粉,笑得花枝乱颤。

    秦建国并不知道他已经被人意淫了,要是知道,他可能三天三夜吃不下饭。

    其实他也有点纳闷,于迎娣莫名其妙冒出来,一来就缠上他,这很诡异。

    更为诡异的是,他总感觉于迎娣对他有种扭曲的了解。她对他似乎很熟悉,好像是认识他挺久却不了解他的熟人一样。

    但他可以确定,在此之前,他绝对没有见过于迎娣。也不可能有什么英雄救美,英雄离开,美女铭记救命之恩的奇葩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“媳妇儿,你说怪不怪?”秦建国躺在床上,突然提起了于迎娣,“她没见过我,却好像对我很熟悉。不仅是对我,她好像对你也……”

    秦建国猛地从床上坐起来,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他突然意识到不对劲的地方,于迎娣当初为什么笃定陆悠已经死亡?

    当时他只当这人发疯,但现在再看,于迎娣可能不是疯了,她是……好吧,他也不敢肯定这是什么情况,只知道这事肯定跟她的特殊能力有关。

    他问陆悠:“会不会有一种能力,能预测到未来会发生的事?但也不对呀,她的预测是错误的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陆悠不得不对秦建国的逻辑思维点一百个赞。这人的脑子太好使了,差不多快把于迎娣的皮都给扒掉了!

    “建国,你相信人有前世今生吗?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感谢小嗯阿同志的四朵花花、感谢敏儿3032同志的月票、感谢当海绵宝宝没有了派大星的两张月票、感谢流浪的小猫咪的四张月票、感谢南宫汐凉的月票和花花~感谢大家的支持和打赏,求票求支持~

    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    请收藏本站方便下次阅读笔趣阁www.35d1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