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3外公外婆来了

    噗,丑八怪……走在后面的陆鸣差点喷出一口水!

    实际上不止是他,除了丑男以外的其他人,都露出忍俊不禁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悠悠,你总算回来了!”杜秀兰看到陆悠,犹如看到了主心骨,如一只蝴蝶翩然飞过来,扑进她怀里。

    “快让妈妈看看,你怎么瘦了这么多,我苦命的女儿啊!”杜秀兰说着就要哭,那泪水都盈满眼眶了,却生生掉不下来。

    “妈,我没瘦!你要是不信,等会就拿称出来称一称,好吧?”陆悠轻拍杜秀兰的背,用安抚地语气说,“你先进屋休息一下,这里交给我们来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杜秀兰下意识想要反对,在她的认知里,陆悠还是一个需要她来呵护的小女孩,她怎么处理眼前这个棘手的问题?

    但当她对上陆悠那双格外明亮清澈的眼眸时,一颗纷乱的心突然安定下来。

    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,陆悠的目光和神态让她感受到一种久违的强势,以及无与伦比的安感。

    “等等,我说杜秀兰,这就是你那个拖油瓶女儿?”丑男见杜秀兰竟然真的要走,赶紧叫住她,“果然是身上流着低贱肮脏血液的后代,一点礼貌都不懂,看到舅舅来了不说叫人,还骂长辈?这就是你们陆家的家教,那还真是令我大开眼界!”

    他轻蔑的目光在陆悠身上肆虐而过,仿佛在打量一件极为低贱的物品。

    “说实话,我也是第一次见到长得像你这样丑的男人。丑也就罢了,谁让你妈当初生你的时候,扔掉孩子养大胎盘?但你毫无身为胎盘的自觉,满嘴喷粪,不知所谓!”陆悠挡在杜秀兰身前,目光凌厉地看着丑男,声音冷冽如冰,“说,是谁指使你到杜家来闹事?”

    “好!骂得好!这才像我蒋贤德的孙女!”陆奶奶给了陆悠一个赞赏的眼神,顺便鄙视了她不中用的儿子儿媳一眼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卧槽!”有那么一瞬间,丑男差点被迎面扑来的肃杀之气吓得小便失禁,直到陆奶奶开口他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他气急败坏,伸手就想打杜秀兰。

    “杜秀兰!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,不认亲哥哥就算了,还敢让你家这个小骚货骂我!”

    别看丑男骨瘦如柴,但他似乎练过几手,出手速度极快,眼看就要打到杜秀兰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你敢!”陆悠眼神一凛,抬脚就要将他踢出去!

    “咚!”脚撞到骨头上发出沉闷的声音。

    丑男被踢了一脚,但并未如陆悠所料般飞了出去,他收回手,目光凶狠地看向陆悠。

    “草!小贱货,看老子今天不打到你哭……”突然,他的声音嘎然而止。

    他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下面,只见裤裆部位已经湿了好大一块,并不停往地上滴水。

    他这是……被吓尿了?

    “啊啊啊卧槽尼玛……”逞了半天威风的丑男再也装不下去,捂着脸跑出了陆家院子。

    “还以为他多能呢,没想到是个怂货!”陆奶奶面露鄙夷,“嘭”地一声关上院门。

    陆悠皱着眉头打量自己的脚,眼里划过一抹懊恼之色。

    她还是太弱了!

    遇到软脚男还好,要是遇上稍微有点力道的人,她就不一定能对付了。

    而水系异能初期并没有战斗技能,只能称为辅助异能。要是让她现在就跟人在水底战斗,她或许还比不上秦建国队里新来的蛙人!

    这个身体必须要加强锻炼,提高武力值迫在眉睫!

    “悠悠,你咋样,有没有受伤,脚疼不疼?”耳边传来的声音让陆悠回过神来,她看着一脸愧疚自责的陆大力,摇了摇头,示意自己没事。

    陆大力真是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,他妈说得对,他真的好无能!

    起初,当他得知媳妇杜秀兰的身世真相时,除了震惊,还有高兴,他是替她高兴。毕竟杜秀兰是知道自己身世的,她嘴上不说,也许心里一直渴望找到亲生父母。

    等到杜秀兰的“亲人”找来时,看到对方贬低嫌弃的嘴脸,他虽然愤怒、难受,但更多的却是愧疚。

    尽管他对杜秀兰几十年如一日的好,但他确实无法给她更优渥的生活。陆家在清水大队确实算殷实人家,但地里刨食的,咋也不比吃国家粮的城里人光鲜。

    因为愧疚,他对杜秀兰的“亲人”多有忍让,却没想到他的忍让换来对方的变本加厉!

    “秀兰,既然他不把咱们当人,这门亲不认也罢!”陆大力握着杜秀兰的手,神情激动地说道,“我,我以后也会让你们过上城里人的生活!”

    “大力,我相信你!”杜秀兰双目含泪,看陆大力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盖世英雄。

    陆奶奶:……一把年纪还秀恩爱,不害臊!

    陆鸣:……不忍直视!

    陆悠:……她爹不是在关心她吗?为啥一转眼就跟她妈表忠心去了?

    “行了,赶紧的进屋,好好寻思一下,接下来该咋办!”陆奶奶抬手将扁担扔回杂物间,边往里走边说,“我让有为跟有力去陆家大队接亲家去了,看这时间,应该也快到了。”

    陆奶奶话刚落音,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拍门声。

    “一定是外公外婆!”陆悠反应最快,听到声音立刻跑过去开门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问君能有几多愁,恰似姨妈让我颓床头!

    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    请收藏本站方便下次阅读笔趣阁www.35d1.com